邓某某盗窃案(涉案总价值减去三万获轻判)
来源: 邓某某盗窃案(涉案总价值减去三万获轻判)   发布时间: 2013-06-30 22:28   98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邓某某盗窃案(涉案总价值减去三万获轻判)
 

   

(被告人邓某某涉嫌盗窃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邓某某亲属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一审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会见当事人、研究卷宗,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

1、《起诉书》认定盗窃犯罪的涉案价值不准确,应认定为36580元;

2、同时考虑到,邓某某具有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情节,希望法庭能够对其从轻处罚,公正量刑。

一、《起诉书》认定首饰的数量和价值有误,首饰涉案价值应认定为26580元,整案应按照总价值36580元定罪量刑。

《起诉书》认定盗窃赃物分两部分即现金一万元和价值56580元首饰。这里,辩护人对一万元现金盗窃的事实不持异议,并对公诉人去伪存真的认定结果表示钦佩。但是,辩护人认为《起诉书》对首饰部分的认定,证据不足,认定结论有误。

辩护人注意到,《起诉书》认定被盗首饰数量和价值的依据主要是三组证据即:第一组证据,被害人刘某某的陈述;

第二组证据,被告人邓某某的供述;

第三组证据,价格认证中心《关于金饰品的价格鉴定结论书》。

但以上三组证据,相互矛盾,不能证实被盗首饰价值为56580元。

1、关于被害人刘某某的陈述笔录,不足采信。

确实,刘某某2004420日的笔录第2页中提到被盗首饰情况:“黄金项链一条30克,白金项链一条60克,钻戒一枚15000元,黄金手链一条30克,白金项链二条30多克,黄金戒指两个各6克,白金戒指一个2克,宝石戒指一个(蓝宝石黄金戒指)15000元买的,一万元现金。”

其实,《起诉书》认定丢失物品的数量和价值,基本上是按照被害人这份笔录直接认定的,但是该笔录不足采纳。

⑴、无实物佐证。

因为本案赃物均未追回,被害人陈述无实物直接佐证,仅凭一份言辞证据无法证实实物存在。

⑵、被害人未提供购买发票、照片或亲友赠送线索等证据,佐证其丢失物品情况。

该陈述笔录,仅仅是被害人空口的言辞证据,其并未提供购买首饰的发票、佩戴照片或者亲友馈赠来源的线索证据,属于孤证,不足定案。

⑶、被害人笔录存在未挽回损失而刻意夸大损失的成分。

比如,在刘某某20111225日陈述笔录中“问:里面具体多少钱?答:应该有五万块钱。问:在2004年录取你笔录时你讲保险柜里有一万元现金怎么解释?答:我不记得了。”

2、关于被告人邓某某的供述笔录,有较强可信性。

邓某某在201214日笔录证实:“”有五件:两个项链、两个戒指、一个手链。其可信性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该笔录和《价格鉴定结论书》认定的被盗物品数量较为一致;另一方面从常理分析既然邓某某已经到案认罪悔罪且有被害人笔录对质的情况下,其在被盗物品方面再做虚假陈述的可能性较小。

3、县价格认证中心《关于金饰品的价格鉴定结论书》,认定的被盗物品数量和价值,较为客观、科学。

县价格认证中心《关于金饰品的价格鉴定结论书》认定:“(被盗)黄金项链一条、铂金项链一条、黄金手链一条、铂金项链两条、黄金戒指两枚、铂金戒指一枚,鉴定价格为26580元”。

该结论书,与被告人邓某某的供述基本一致,且系专业鉴定机构出具,较为客观科学。

其实,三组证据的主要差距在被害人刘某某陈述的“钻戒一枚15000元,2000年买的;宝石戒指一个(蓝宝石黄金戒指)15000元买的”,是否存在。但是,在前述孤证不能定案、来源证据、无详细特征描述、无鉴定机构鉴定等举证不利情况下,仅凭被害人空口陈述,便认定三万元的价值,显然证据不足。

因此,在价值认定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模糊不清的情况下,根据“疑罪从无有利于被告人”和“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法庭应当按照鉴定机构的价值结论26580元,来认定事实并量刑。

所以,本案鉴定案值的准确性存在疑问,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原则,即在刑事诉讼中遇到事实无法查清或查清事实所需成本过高的情况,应依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判决,希望法庭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邓某某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情节。

到案后,邓某某确实能全面如实地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该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悔恨自己法律意识淡薄酿成大错”的良好态度。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法发[2010]36)的规定:“7、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依法认定自首、坦白的除外。”

三、被告人邓某某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如前所述,本案案发前邓某某并无任何前科劣迹,从未受过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只是因收到雇主欺负报复心切,以及家庭困难诱发一时贪念,最终走上犯罪道路,系典型的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四、案发前,被害人试图欺负、侮辱被告人,是盗窃发生的直接诱因,即被害人有一定过错,依法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卷中,被告人邓某某在卷中所有笔录都提及一个情节即案发前“雇主男主人曾经试图欺负侮辱她”,后来因为“报复对方”才实施盗窃行为。可见,被害人的过错行为时本案案发的一个主要诱因,其有一定过错。

所以,考虑到被害人的过错责任在先,依法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邓某某愿意积极退赔退赃被害人家属,反映了其良好态度。

案发至今,被告人邓某某本着自我赎罪的态度,一直都表示不管案件结果如何,都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法发〔20109) 23条:“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

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六、量刑建议在三年至三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的幅度量刑

    通过以上论述,盗窃价值总额应当按照36580元认定,并定罪量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刑法分则部分条款犯罪数额和情

节认定标准的意见》(津高法发【201120号)规定:“盗窃数额巨大为数额2万元至10万元”,“其他严重情节为1万元至5万元”。

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法发[2010]36)的规定:“2)达到数额巨大起点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在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综合计算,建议法庭在三年至三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的幅度量刑。

最后,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本案涉案价值应认定为两万余元,且邓某某存在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情节,希望法庭能够对其减轻处罚,给其一个早日回归社会的机会! 

此致

天津市县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天津律师事务所

                                     0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