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缓刑)
来源: 丁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缓刑)   发布时间: 2013-06-30 22:32   107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丁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缓刑)
 

   

(丁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丁某某家属的委托,并指派本人担任其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的一审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研究案卷证据材料、会见被告人,特别是通过刚才的庭审活动,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丁某某等到底是否属于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值得商榷,并且被告人涉案情节轻微,所以恳请合议庭,对丁某某等被告人从轻处罚。

一、在案件中,被告人丁某某等组织者、领导者的地位,并不明显。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组织、领导传销罪,直接针对的是传销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那么,何谓“组织者”或“领导者”?刑法上组织是指行为人首倡、发起或纠集某种犯罪活动团体的行为,而领导是指在某种犯罪团体中决策、指挥的行为。司法实践中,组织者般是团体的首倡者或发起者等核心领导人,而领导者则多位团体的上层管理人员。那么,我们具体分析一下,被告人丁某某在涉案组织中的地位。

1、丁某某在涉案传销活动中,是否发挥了组织、领导的作用,值得商榷。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丁某某在案件中的身份是寝室长,职责有三:组织传销人员听课、负责伙食和全面日常管理。

辩护人注意到,卷中同案犯和证人确实提到过:丁某某负责全面管理。比如,杨继旭在200958日的笔录中提到:“丁某某是我们主任,他负责日常管理,组织人们每天去听课,我们生活用品都是丁某某出钱。”但是,从这些活动其实均不能得出,丁某某是组织者、领导者的结论。

①关于组织传销人员听课之说。

通过法庭调查证实,所谓的组织听课,其实就是接到上级电话通知后,丁某某通知其他传销人员听课的时间、地点。与其说是“组织”,不如说是“通知”或“传达”,因为丁某某传达的通知毫无强制力可言。比如,证人王200957日的笔录证实:“我参加了大约78次课堂,有时候我不去上课就去公园里玩。”

② 关于负责传销人员伙食之说。

通过法庭调查也证实,所谓负责安排伙食,其实就是丁某某以徒有虚名的“主任”身份,自己花钱解决传销人员的生活用品问题。丁某某这种花自己的钱、为大家服务的行为,带有一定的义务服务性,从性质上还达不到“组织领导”的高度。

③关于负责全面日常管理之说。

虽然,卷中确有证人提及“丁某某负责全面日常管理”,但是这个“管理”的概念是很笼统,也没有哪位证人具体提到丁某某具体管理什么事项,如何管理?倒是丁某某自己在200957日的笔录中讲得较为具体:所谓的管理其实就是“看着他们别出事”。

2、案件中,丁某某并不具备发挥组织领导作用的时间条件。

原因很简单,因为丁某某在提升到主任级别、担任寝室长刚刚一个月后,就案发了。丁某某在200957日的笔录中证实:他是20081112号花2900元加入组织的,在案发前一个月刚被上级宣布是主任级别。并且,证人阎志云在200957日的笔录也证实:3月底住处被查过,才搬到义渡口村,由丁某某担任主任负责。

所以,被告人丁某某在加入组织短短半年时间、担任主任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实际发挥组织领导作用的可能性不大。

3、案件中,丁某某并不具备发挥组织领导作用的权力条件。

一方面,通过法庭调查已经很清楚,在丁某某的主任级别之上,还有经理和总裁两个级别,这两个级别才是真正的权力阶层;另一方面,根据公司制度,只要下线的人数累计到10个就能被提到主任级别,由此看来,一般业务员想达到丁某某所处的主任级别,并非难事。

并且,在涉案传销组织的经理、总裁等核心人员在逃未到案的情况下,无法对比核实总裁经理级别的职权范围比丁某某的主任级别到底大多少,则更无法确定被告人丁某某等到底是否属于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

二、本案,涉案的传销活动的组织性,并不明显。

如前所述,本案所涉及的传销组织包括三名被告人在内,只有区区19个人,人数很少,甚至是否可以成为一种“组织”,都值得商榷。并且,最关键的是该组织架构松散,管理较为松懈。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参加人员“来去自由”,比如被告丁某某的介绍人张军、被告濮阳的介绍人王家连、证人黄丽霞的介绍人贺丹凤等等,都自动退出了;另一方面,如前所述,该组织也无纪律可言,是否听课也由传销人员自己决定,所以才有王龙斐等人“不去上课去公园玩”的现象。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第十条的规定:“在传销中以介绍工作、从事经营活动等名义欺骗他人离开居所地非法聚集并限制其人身自由的,由公安机关会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查处。”

可见,对于不涉及“非法聚集或限制人身自由”的一般传销活动,国家法律一直是倾向于通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行政处罚的。

三、本案,传销活动涉案金额显著较小,涉案人员显著较少,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

如前所述,本案包括三被告人在内涉案人员一共才19人,丁某某本人才发展两个下线,涉数额不过数千元。并且,在涉案活动中被告人对传销人员也没有实施伤害或拘禁等行为,现在传销人员全部回归正常生活。所以,相比那些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数众多或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传销案件而言,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社会危害性显著较小。                                                                                               

四、换一个角度考虑,丁某某等被告人并未获利,其也是传销活动的受害人。

本案,三名被告人从传销活动中并未获利。比如,被告人丁某某花2900元加入组织,半年时间才得到1300元,还都用于传销人员日常开支了。所以,三名被告人因其参与的传销活动,既给其家庭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也使自己受到国家刑事追诉,其本身也是受害者。因此,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丁某某等是因法律意识淡薄且受他人蒙蔽才触犯法律,犯罪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其自身亦是传销行为受害者的特殊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五、传销组织的总裁和经理等,是本案的受益者和始作俑者,不能让三被告人为他人的罪行接受惩罚。

如前所述,三被告人实际上也是传销的受害者,传销骗取的绝大部分钱财,都让总裁和经理等传销金字塔的上层少数人攫取了,可见核心上层人物才是真正受益者和首恶。同时,这些核心上层们又是涉案行为的始作俑者和教唆者,是他们指使包括三被告人在内的无知青年从事传销,误入歧途。从这一角度,三被告人今天接受审判,而真正的犯罪源头至今都逍遥法外。所以,将别人的罪行惩罚到三被告人

六、被告人丁某某,系初犯偶犯,认罪悔罪态度良好。

在此之前,被告人丁某某一贯表现良好,有正当的职业和专业技能,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因此,丁某某系典型的初犯与偶犯,这都反映了其较小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再犯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如前所述,无论是在诉讼过程中,还是在今天的庭审过程中,丁某某虽始终是认罪悔罪、认罪伏法的。并且,到案后他也一直积极供述了事实真相,配合司法机关工作。这种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浪子回头”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司法资源。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七、本案,为避免重刑主义的弊端,达到惩罚与预防相结合效果,对被告人丁某某等,应慎重量刑。

众所周知,刑罚本身是一把双刃剑,这把剑利用好了,通过适当的人身刑或财产刑处罚能够实现惩罚与预防相结合的双重目标;但是不当的刑罚又容易导致打击面过大,使某些轻微犯罪被告人“破罐子破摔”。

具体到本案,被告人丁某某等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又系初犯、偶犯,且认罪悔罪态度良好,这都证明了其较易改造的本性和较小的社会危险性。这情况下,如果对其实行过重,尤其是施以自由刑过长,则在羁押场所很容易使其被恶性犯罪“交叉感染”,沾染恶习,有可能使其在犯罪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成为重刑主义、惩罚主义的牺牲品和社会的负担。所以,请法庭对其量刑时慎之再慎。

综上所述,恳请合议庭考虑,被告人丁某某在案件中组织、领导者的作用并不明显,其属于组织者、领导者之地位值得商榷,同时具有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的情节,建议合议庭对其从轻处罚,使其早日回归社会。

此致

天津市  县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O九年十月十五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