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某某盗窃案(有期徒刑缓刑)
来源: 高某某盗窃案(有期徒刑缓刑)   发布时间: 2013-06-30 22:36   106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高某某盗窃案(有期徒刑缓刑)
 

   

(高某某涉嫌盗窃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高某某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高某某具有从犯和如实供述罪行之法定情节,同时具有初犯偶犯、社会危害较小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请求合议庭综合考虑,对其从轻处罚,量刑适用有期徒刑缓刑或者适用单处罚金

一、本案,被告人高某某起次要作用、辅助作用,系从犯。

1、案件初始阶段,高某某不是犯意的提起者。

通过被告人供述,尤其是刘某某的供述证实,本案最初提议者是刘某某。

比如,刘某某2011129日的笔录证实:“201112517时许,我给一个姓高的收购废品的老板打电话,说你过来一下,我想从单位里弄点东西出来卖给你,那要吗。他说要。”

相比较而言,被告人刘某某系犯罪提议者和谋划者,而高某某仅仅是对犯罪提议予以认可。

2、从案发过程看,刘某某系盗窃犯罪的主要实施者,而高某某仅仅属于帮助犯。

所谓帮助犯,是指共同犯罪向实行犯提供帮助使其便于实施犯罪,或者促使其完成犯罪的人。帮助犯是从犯的一种,通常表现形式是为实施共同犯罪提供方便、创造有利条件、排除障碍等。
本案,盗窃过程的核心和关键阶段,就是被告人刘某某独自将三角铁自工地一号车间盗窃至工地围板墙处。经过这一阶段后,被盗物三角铁已经基本脱离了所有人的控制范围。

刘某某2011126日的笔录证实:“20111252330分左右,我来到我单位建筑工地一号车间内,我这次直接把一号车间的200多根三角铁,先后30多次从一号车间直接搬到围板墙处,我一个人大约搬了3个小时左右。……大约1263时左右全部搬完后,才给高老板打的电话他我把这些三角铁运出围板墙的。”

相比之下,被告人高某某在案件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帮助刘某某将赃物从围挡墙处转移走并收购了赃物,明显属于为主犯提供方便、创造条件、排除障碍的作用,应属于帮助犯。

3、从所处地位看,高某某是听从于刘某某指挥的角色。

这一点,主要体现在高某某两次到作案现场,都是在接到刘某某的电话后。所以,结合刘某某本身就是工地的看守人来看,高某某参与的时间、地点以及在现场围挡墙外接赃物的方法,都是由刘某某指挥的。可见,高某某在本案扮演的角色,是听命于刘某某安排的配角。

综上,高某某在案件中起到的是次要、辅助作用,当认定其从犯情节。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8  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是否实施犯罪实行行为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50%;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高某某的从犯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二、被告人高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良

好,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应从轻处罚。

到案后,被告人高某某就始终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并且,在整个刑事诉讼期间,高某某都能配合办案单位的调查、退赃甚至是举报检举的工作,足见其良好的认罪悔罪态度。 

我国《刑法》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7、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依法认定自首、坦白的除外。”

三、被告人高某某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案发前高某某并无前科,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所以其属于初犯。同时,高某某的爱人常年患有乳腺癌不治之症,高额医疗费用和生存压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逼迫其贪小便宜收购赃物的推动力,应该讲,高某某涉案除了其自身的罪责外,也与刘某某的犯罪引诱、自己家庭的困境以及其对法律规定的误解,均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所以其涉案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属于偶犯。

恳请法庭考虑该情节,可以适当缩短对其宣告刑的刑期。

本案,涉案案值较小,且全部赃物均已退还被害人,未给被害人造成实际损失,社会危害性有限。

本案,无论是高某某涉案的4700元的案值,还是韦华清涉案的1200元的案值,数额均不大。并且,本案所有涉案赃物现均已被查扣,被害人的损失得到完全弥补,案件社会危害性较小。基于此,对各被告人均可从轻处罚。

五、高某某因案所付经济代价,已经远远超过其涉案案值,其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受到法律惩罚。

本案,高某某涉案的三角铁价值4700元。相比之下,其在案中支付给刘某某2100元,其被司法机关查扣的车辆价值约28000余元。并且现状是,上述赃物、赃款、车辆均被查扣。可见,被告人高某某已经因其犯罪行为付出了很大的经济代价,且三名被告人中目前其付出的代价最大。所以,请求法庭考虑该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六、量刑建议:对被告人高某某适用有期徒刑缓刑或者适用单处罚金的量刑。

众所周知,对于轻微犯罪的刑事案件,我国刑事法律始终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3确定宣告刑的方法(6)宣告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并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可以依法宣告缓刑;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具体到本案,高某某具有从犯、偶犯初犯、认罪悔罪等情节,并且其拥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具有很好的外部改造矫正环境。所以,其犯罪较小的社会危害性,完全符合判处缓刑或者单处罚金不适用自由刑的法定条件。

反之,如果判处其实刑,让其和人身危险性更大的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毒品犯等一起关押改造,只能增加其被交叉感染的几率,不利于其矫正和重塑,也不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

最后,请求合议庭综合考虑,被告人高某某具有从犯、认罪悔罪、初犯偶犯、社会危害性较小等酌定情节,对其从轻处罚,客观量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一一年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