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某故意伤害案(判决刑期等于刑事羁押期间)
来源: 李某某故意伤害案(判决刑期等于刑事羁押期间)   发布时间: 2013-06-30 22:49   101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李某某故意伤害案(判决刑期等于刑事羁押期间)
 

   

  (李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某亲属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一审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辩护人对本案故意伤害罪的定性不持异议,但认为被告人具有诸多法定或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具有法定的自首情节,应从轻、减轻处罚(起诉书也已认定)。

《刑法》第67条第1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自首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自动投案,二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1、自动投案。

案发后,被告人李某主动用手机拨打110报警、拨打120救治伤员(卷宗2095-096页),并随同民警到中山门派出所接受调查,具有主动性,系自动投案。

2、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被告人李某于2008107接受侦查机关首次询问,并以证人身份做得《询问笔录》。此时,被告人并未以犯罪嫌疑人身份受到讯问,更未被采取强制措施,这说明侦查机关还未掌握其犯罪的基本事实,仅将其作为调查对象,向其了解案情。这种情况下,被告人配合侦查机关的调查,如实交待了其全部犯罪事实,其行为符合自首如实供述的要求。

因此,被告人李某之行为完全符合自首的条件。

二、被告人李某具有诸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

1被害人的一系列过错行为是本案案发的主要诱因和导火索。

辩护人对本案三被害人遭到殴打的后果表示同情。但在表示同情的同时,我们不妨分析一下事件的起因。

卷中证据已证实,案发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讹诈,即被害人等五人怀疑在被告人李某的“宏淼新宇”烟酒店内买到假烟后,不是通过正常要求退赔,而是蛮横地扬言“一盒退一条,否则就向有关部门举报”。后在被告人李某、肖某某等来店协商时,被害人陈欣因与肖某某言语不和,而先骂街并动手打人。可见,被害人的讹诈行为是冲突事件的诱因,而被害人陈欣的骂街、打人等行为又是冲突事件的导火索。

以上事实,通过被害人刘阳2008107笔录034页,以及其他被害人笔录均可证实。

2、在冲突过程中,被告人的行为具有本能的防卫性质。

当然,除了事件起因系被害人过错外。同时,关于冲突过程,特别提醒法庭注意两点:第一,发生冲突之前,被害人等系有备而来,准备好酒瓶子去讹诈;第二,被害人陈欣最先实施用酒瓶子砸人的危险动作。比如,陈欣2008108《讯问笔录》第3页:“当时和我撕扯的男子力气大,……我就顺手从柜台上抄一个玻璃酒瓶砸在他左额头上,……那是我们喝剩下的一瓶酒,我拿到烟酒店里顺手放在我身旁。”

如此发展下去,事态便不可控制了。因为,当时现场被告人方面人数上以三抵五处于劣势,在看到其表哥肖某某被人用酒瓶子砸,同时自己也莫名其妙被砸后,李某产生了一些本能的防卫动作。只不过这种明显带有防卫性质的动作,因其一时冲动随后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伤害的结果。

由此可见, 如果没有被害人的讹诈、骂街、打耳光、用酒瓶砸人等过错行为,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冲突事件,被告人李某等也不会有后来的过激行为,整个事件也不会超过必要的“度”。鉴于此,希望法庭减轻对被告人处罚。

3、被告人李某已经积极赔偿了被害人,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庭审前,在被告人李某、肖某某的要求下,两被告人的家属共同赔偿三被害人六万五千元,以实际行动弥补被害人的损失,并向被害人表示了歉意。基于此,二被告人争取到了被害人的谅解,被害人自愿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申请,并请求法院对被告人李某、肖某某从轻、减轻处罚。如此,一方面表明被告人诚心悔过的决心,另一方面也说明被告人和被害人之间已再无冲突,关系趋向和谐。这种情况下,对被告人施以重刑的必要性已不存在。

4、本案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应予酌定从轻处罚。

在本案侦查、审查起诉及一审过程中,被告人李某始终如实供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5、本案被告人与被害人并无仇怨,事出有因,被告人李某系初犯、偶犯,较易改造,

如前所述,被告人与被害人案发前素未谋面,之所以发生冲突皆因双方内心一时冲动,外加酒精作用,即属于临时起意型激情犯罪,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且被告人李某此前一贯表现良好,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系典型的初犯与偶犯,故其可改造性较大,再犯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三、被告人李某符合判处缓刑的法定条件,且相对实刑而言,缓刑更有利于其重新塑造矫正,更有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

众所周知,对轻微刑事犯罪,我国刑事法律始终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侧重一般预防。

同时,根据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

具体到本案,被告人李某本身有自首情节,且系偶犯、初犯、认罪、悔罪、积极赔偿,具有痛改前非的较大可能性。另外,从外部环境上看,其拥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具备自我改造的良好条件。所以,对其依法完全可以适用缓刑。

反之,如果判处被告人实刑,让其和人身危险性更大的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毒品犯、贪污犯等等一起关押改造,只能增加其被交叉感染的几率,不利于其矫正,也不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目的。

综上所述,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被告人自首的法定情节,以及系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积极赔偿被害人以及被害人亦有过错等诸多情节,对其从轻、减轻处罚,建议对其判处缓刑。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天津律师事务所

                                  王秀杰    律师

                                  00九年二月八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