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某某涉嫌故意杀人案(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来源: 苗某某涉嫌故意杀人案(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发布时间: 2013-06-30 23:33   107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苗某某涉嫌故意杀人案(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被告人苗某某涉嫌故意杀人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  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苗某某亲属委托,依法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一审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会见当事人、研究卷宗,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

这里首先,辩护人对本案被害人的遇害表示哀悼,并代表被告人苗某某向被害人的家属表示诚恳的道歉!无论怎样,本案的发生确实给被害人家属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痛。下面,辩护人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本案存在相约自杀的因素,且被告人苗某某具有坦白认罪、初犯偶犯等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其又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希望合议庭对其从轻处罚,不适用死刑!

一、   事实认定方面:存在被告人和被害人相约自杀的因素,基于

该事实请求对被告人不适用死刑。

    根据《起诉书》认定的基本事实是:被告人苗某某携带匕首、仿真枪到被害人单位,准备恐吓被害人恢复恋爱关系,见面后苗某某即产生杀害被害人之念,持匕首刺被害人致其死亡。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方的该起指控主要依据卷中的两组证据:

第一组,被告人苗某某的供述;

第二组,证人金某、郑某的证言。

但是,辩护人认为该两组证据不能排除事实认定上的一种可能性----即被告人和被害人相约自杀。该可能性虽然不足以影响本案的定性,但是足以影响对被告人的量刑。详细分析如下:

1、被告人苗某某的卷中笔录存在两种供述,但是到案后的第一份笔录更具可信性。

苗某某在卷中共有六份笔录,讲述了两个版本的案发过程,案件细节描述上有差异。

第一种供述,即《起诉书》指控的主要事实。

第二种供述,案发过程是:二人情急之下相约自杀。即苗某某到案后第一份笔录2012225日《讯问笔录》第2页:“

问:你怎么做的?

答:赵某跟我闹起来了,她骂我,动手打我几巴掌,到后来心情平静了一点,到后来我提出自杀,她说你捅死我你个人自杀吧。”

问:为什么提出来自杀?

答:俩人结婚,家里不同意。

问:你怎么做的?

答:她同意了自杀,我捅她,我也捅了自己。

该份笔录系苗某某到案后的第一份、最原始的供述,相对于其他供述更具有可信性。

2、证人金某和郑某均未证实案件的关键阶段----争执阶段,无法排除相约自杀的因素。

⑴、证人金某到达案发现场时,犯罪行为已经实施完毕。

这一点通过证人金某卷中一致的证言可证实,如2012224日笔录2页:“等我跑到二楼楼梯口,郑某正和楼梯口那跪着的一名男子说话,那男子手里拿着一把刀,另外赵某头朝西、脚朝东躺着。”

⑵、证人郑某到达案发现场时,被告人和被害人的言语争执已经结束。

根据证人郑某的笔录,其虽然看到了苗某某持刀犯罪的过程,但是其到现场时二人的言语争执已经结束。如2012229日笔录第页“问:你听到苗某某与赵某之间开始说过的话吗?答:没有,我们办公室门很封闭,两层门,没有大的声音在屋里听不见,当时我在电脑上玩游戏了,电脑声音开的也比较大。”

综合证人金某和郑某的证言,可见二证人未为听到或者见到被告人与被害人案发前争执的过程。被告人与被害人到底是发生口角还是相约自杀,抑或是发生口角过程中一时激动而相约自杀,所以三种可能性都有,相约自杀的可能性或因素无法排除。

3、卷中证据证实,案发前被告人苗某某曾经因被害人而自杀,可以佐证相约自杀因素的存在。

郑某2012229日笔录第2页:“在那件事之后的一天,我听赵某说:苗某某喝药了。我问过她:是死了还是活了?她说:我也不知道是真喝还是假喝?”

苗某某之父刘均林2012224日笔录第3页:“今年正月十五左右的时候,苗某某自己在静海镇的一家旅馆吃了安眠药,后来被送到天津一中心医院抢救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五条,对“证据确实、充分”有过界定,即是指:()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每一个定案的证据均已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不存在矛盾或者矛盾得以合理排除; ()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的地位、作用均已查清; ()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的过程符合逻辑和经验规则,由证据得出的结论为唯一结论。

综合以上证据,无法排除相约自杀在本案案发过程中存在的可能性,所以基于此请求合议庭对被告人量刑时从宽处罚。

二、   被告人苗某某具有的从轻、减轻量刑情节。

1、苗某某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

被告人苗某某到案后,虽对案件细节有所辩解,但如实地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罪行。因为在本案侦查之处,苗某某到案后第一时间认罪,对案件证据链条的闭合,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加快了案件侦查的进程。

到案后,不论是在卷中材料中还是今天当庭庭审,苗某某都积极表示认罪悔罪,表达了对被害人家属的深深歉意,反映了其“浪子回头”的良好态度。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苗某某坦白交代、认罪悔罪的法定情节。

2、本案系因婚恋情感纠纷诱发的的犯罪,被告人犯罪动机并不非常恶劣,请求合议庭依法从宽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20109号)规定:“22、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因劳动纠纷、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犯罪动机不属恶劣的犯罪,因被害方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

而本案被告人和被害人之间系恋爱关系,庭审调查证实二人感情较深,因为分手的感情纠纷诱发悲剧的发生,属于因恋爱纠纷诱因的案件,依法可以从宽处理。

3、被告人苗某某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本案案发前,苗某某才满18周岁,刚刚步入社会、涉世未深,且无任何前科劣迹,从未受过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属于初犯。只是因思想狭隘、心理不成熟,最终走上犯罪道路,其系典型的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4、被告人苗某某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反映了其良好态度。

案发至今,被告人苗某某本着自我赎罪的态度,一直都表示不管案件结果如何,都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以求赎罪。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法发〔20109) 23条:“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

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三、量刑建议:苗某某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罪不至死,建议不适用死刑。

根据,我国刑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另外,虽然我国现在还属于国际上少数保留死刑的国家,但是“严格控制、慎重适用、少杀、慎杀也是我国一贯坚持的死刑政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法发〔200711)的规定:“我国现在还不能废除死刑,但应逐步减少适用,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办理死刑案件,必须根据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维护社会稳定的要求,严谨审慎,既要保证根据证据正确认定案件事实,杜绝冤错案件的发生,又要保证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做到少杀、慎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法发〔20109):“29、拟判处死刑的具体案件定罪或者量刑的证据必须确实、充分,得出唯一结论。对于罪行极其严重,但只要是依法可不立即执行的,就不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辩护人认为,本着“少杀、慎杀,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的死刑原则,对苗某某不应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辩护人认为,本案存在一定的相约自杀的因素,且被告人苗某某具有坦白认罪、初犯偶犯等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其又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希望合议庭对其从轻处罚,不适用死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第   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天津  律师事务所

                                     0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