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过亿元)
来源: 刘某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过亿元)   发布时间: 2013-07-01 00:12   105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刘某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过亿元)
 

   

(被告人刘某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  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刘某天亲属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一审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会见当事人、研究卷宗,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对于公诉机关《起诉书》对本案的定性不持异议。但是,辩护人认为,法庭对被告人刘某天量刑时,应考虑到本案在法律规定、证据采纳、数额认定等方面的争议,并考虑到被告人刘某天具有的诸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对其减轻处罚,公正量刑。

一、关于本案的法律法规依据,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巨大的争议。

辩护人注意到,《起诉书》针对众被告人的指控,主要援引《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关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然而,该刑法条款规定的罪状,属于简单罪状,即对罪状所指具体罪名的特征进行高度简单地概括。到现在为止,尚无有权机关出台相应的立法解释、司法解释,来具体明确到底什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如此法律渊源上模糊,也就导致刑事司法实践中,审判机关、公诉机关和辩护人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方面,争论不断。

那么,实践中折中的解决方法往往只有一个,即司法机关引用国务院1998年7月13日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国务院令第247号)第四条:本办法所称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的下列活动: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二)未经依法批准,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非法集资;

(三)非法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

(四)中国人民银行认定的其他非法金融业务活动。  

前款所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所称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不以吸收公众存款的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但承诺履行的义务与吸收公众存款性质相同的活动。”

但是,如此引用上述行政法规,又存在更大的法律问题,即根据《宪法》第67条的规定,解释刑法等法律的权力机关系全国人大常委会,而国务院对于刑法等法律无权做出解释。所以,引用行政法规的条款对刑法法条的罪状进行解释,存在法律效力上的障碍。

回到本案分析中,如果抛开上述行政法规(国务院令第247号),恐怕本案的公诉机关也很难明确指出,到底什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以及具体界定的法律依据?

所以,法律依据上的争议虽然不足以影响本案的审判结果,但却足以影响对本案“社会危害性”程度的法律评定,即对被告人量刑因素的评定。

二、关于本案 “吸收公众存款”主体非法性证据方面,公诉方的举证存在一定缺陷。

退一步分析问题,假设本案在引用《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国务院令第247号)上不存在法律障碍。那么依据该规定,众被告人通过天津龙华环保净化有限公司吸收公众资金的行为,是否就百分之百非法哪?或者换句话讲,天津龙华环保净化有限公司是否就百分之百不具备吸收公众资金的法定资质哪?

起码从公诉方的举证来看,主体非法性方面的举证是不充分的。该行政法规规定:“前款所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所以,判定一个主体是否具有吸收公众资金的“法定资质”,关键是看是否“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卷中,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监管局201197日出具的《关于天津  环保净化有限公司是否具有吸收公众存款资质予以认定的函》(津银监函〈200150号),认定涉案公司不具有吸收公众存款的有效资质。

可见,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毕竟国务院下属的两个不同机关,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天津监管局毕竟和中国人民银行更不是以为级别位次上的机构。

所以,本案由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监管局发函证明,天津龙华环保净化有限公司不具有吸收公众资金的资质,属于公诉方举证不利。那么,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法庭应当依法酌情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

三、关于本案公诉机关指控的1亿2千余万元的“吸存数额”,公诉方的举证不利。

1、《变更起诉书》中涉案总额的计算方法不明确。

2、主要凭借被害人陈述、《职工借款协议》和借据等三组证据认定涉案总额,缺乏科学性和严谨性。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认定“1亿2千余万的总额,主要有三组证据:

第一组,被害人陈述笔录;

第二组,《职工借款协议》;

第三组,相对应的借据。

但是,依据这三组证据认定涉案总额,缺乏科学严谨性,因为其中存在两个主要问题:

问题一,借据数额包括重复计算的利息。

根据各被告人的一致供述,案件过程中的利息并不固定,以百分之十七的比例为主,实际操作中是借款人先将17%的奖金和利息扣除后,剩余的85%本金进入公司的账户里,但是借据开具金额却是本金的117%

所以,借据数额并不等于吸存数额,而是远远高于实际吸存数额。

问题二,本金和利息循环累计。

根据各被告人的一致供述,借款的三个月周期届满后,如果被害人愿意继续提供借款向下累计,那么操作方法是:把原来的借据和协议收回,再开具新的借据和协议。

所以,通过“利滚利”的操作方法,那么借据所反映的数额,肯定会远远高于实际吸存数额。

这两个问题,是我们今天诉讼程序中无法回避的问题,恐怕通过以上三组证据无法解决。

3、如何科学准确地确定本案涉案数额?-----通过第三方专业的司法会计鉴定程序。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

辩护人认为,公诉方想科学准确地举证证明涉案数额,唯有指定有资质的第三方专业会计审计机构,对卷中浩如烟海的《借款协议》、《借据》、“涉案公司账目”、相关人员和公司的银行账户清单等证据进行司法审计,以拿出令人信服的数据来。

那么,同样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法庭应当依法酌情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

四、本案吸收的资金的用途是经营环保项目,被告人刘某天等的主观愿望是良好的。

辩护人注意到,《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以投资建厂为名吸收公众资金,但该事实认定有误。

因为天津环保净化有限公司,有工商注册资本、齐全的厂房设备和一定规模的职工,即具备经营实体。同时,该公司所主要经营的两个项目:一是回收液体垃圾生产生物柴油和二是回收固体垃圾发电,分别在宝坻区史各庄镇工业园和口东镇齐各庄均有工厂实体,且也均有国家机关的相关批文和合法审批资质。

可见,被告人刘某天吸收资金的初衷是投资环保实体,这样应该降低本案社会危害性和被告人主观恶性的综合评价。

五、被告人刘某天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情节。

到案后,被告人刘某天确实能全面如实地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该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悔恨自己法律意识淡薄酿成大错”的良好态度。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法发[2010]36)的规定:“7、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依法认定自首、坦白的除外。”

六、被告人刘某天系初犯,主观上对法律规定的认识偏差,是导致其涉案的重要诱因。

如前所述,本案案发前被告人刘某天并无任何前科劣迹,从未受过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系典型的初犯。且,本案之前被告人刘某天是一名成功企业家,一心经营环保实业,企业如果正常发展下去也本会利国利民、造福一方。

但是,由于企业发展中遇到的融资困难,加之被告人主观上误认为“正常融资有借有还不违法”,而最终走上了一条饮鸩止渴的错误道路,致使企业陷于困境、自己身陷囹圄。

虽然被告人主观上对法律认识错误,不影响犯罪构成,但可佐证被告人刘某天确实不以追求犯罪为目的,量刑时亦应考虑初犯情节和较小的人身危险性程度,从而达到主客观的统一。

七、我国现有银行垄断金融体制的弊端,造成像被告单位等中小企业融资艰难,是导致被告人刘某天涉案的背景诱因。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我国现有的金融体制一个显著特色便是————少数几大家国有银行处于垄断地位。这种金融体制带来的一大弊端便是————中小企业融资困难。

正是为了改革这一金融体制甚至讲经济体制的弊病, 本月初温家宝总理就做出重要指示:中央已统一思想打破银行垄断 同时,温家宝总理表示:“关于融资成本,其实我这里坦率地表示:“银行获得利润太容易了。为什么呢?就是少数几大家银行处于垄断地位,只能到它那儿贷款才贷得来,别的地方很困难。”

    所以,虽然被告人刘某天和被告单位天津市龙华环保净化有限公司,肯定赶不上打破金融垄断的好日子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有金融体制造成的融资艰难问题,难倒了、也放倒一批批像被告人刘某天、像当年河北省的孙大午、像如今持续被关注的太子奶集团的李纯途和浙江女首富吴英等民营企业家。

归根到底,在被告单位龙华公司在拿到利国利民的环保项目后,遇到现有金融体制造成的中小企业无法融资的瓶颈,被告单位和刘某天等被告人被迫选择民间融资,可谓是饮鸩止渴。

基于这种世人皆知的背景诱因,希望合议庭对被告人刘某天涉案的从轻量刑。

综上所述,请求法庭考虑本案在法律规定、证据采纳、数额认定等方面的争议,考虑到被告人刘某天具有的诸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对其减轻处罚,公正量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天津  律师事务所

                                     0一二年四月十二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