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某盗窃案(法律援助被告人系聋哑人)
来源: 马某盗窃案(法律援助被告人系聋哑人)   发布时间: 2013-07-01 00:20   97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马某盗窃案(法律援助被告人系聋哑人)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天津市南开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指派我担任被告人马某的一审辩护人。通过查阅本案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辩护人对本案案情已详细了解。现依据事实及法律,发表辩护意见如下,提请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盗窃罪

1.被告人马某系盗窃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

黄某某伙同董俊一扒窃的2670元,被失主当场发现而未得逞,根据二被告人的供述,他们在盗窃钱包之后,在车上等待下一站下车,但由于失主及时发现钱包被偷,而对站在其身旁的黄某某产生怀疑,一手抓住黄某某的胳膊,黄某某在此情况下将钱包还给失主,失主并未接过钱包,黄某某就把钱包扔在了地上,此时警察来了,将其带到了公安机关。从物品的被盗地点至被发现的地点,均是在公交车上,可知在此阶段被告人是无法控制物品的,因为失主一直控制着被告人,被告人无法也不能对物品进行处理。钱包在被告人手中停留的时间很短。而盗窃罪是结果犯,应以给公私财产所有权造成直接损害结果为构成要件全部齐备的标志。对所有权的损害结果,表现在所有人或持有人控制之下的财物因被盗窃而脱离了其实际控制,一般说,同时也就意味着被盗财物已被行为人所控制,两者是一致的。

根据刑法第23条的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该起盗窃,二被告人当时的行为正在进行之中,从盗窃钱包到转移钱包,并没有离开现场,如果不是失主及时发现,二被告人完全能够从容地离开犯罪现场,占有并处置赃物。可见,正是失主及时发现这个意志以外的原因,才导致这起盗窃没有完成,财物的所有权才没有被侵犯,符合未遂的特征,刑法规定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公诉机关指控的多次扒窃行为存在双重评价,盗窃数额应为2670元。

二、如果公诉机关认定的传授犯罪方法罪与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成立,则具备牵连犯的构成要件,依司法实践通常做法从一重罪处罚;

牵连犯的四个基本特征:

1、牵连犯是以实施一个犯罪为目的,而被告人马某最终的犯罪目的非常清楚,即组织他人在公交车上扒窃,而并非传授他人犯罪方法;

2、牵连犯必须有两个以上的、相对独立的危害社会行为,而被告人马某既实施了组织他人扒窃的行为,又实施了传授他人扒窃方法的行为,二行为之间相互独立;

3、牵连犯所包含的数个危害社会行为之间必须具有牵连关系,即行为人实施的数个危害行为之间具有手段与目的或原因与结果的内在联系,并相互依存形成一个有机整体。关于这一点,被告人马某和黄某某的供述可以相互印证:

2010619,黄某某供述:我通过上网与马某认识,后来马某让我回原籍弄一些哑巴来天津偷东西……到天津后,马某还有一些哑巴教他们偷东西,如何偷,怎么掩护……

201075,马某供述:就是(让这些人)来天津偷东西。……这三个孩子都不怎么会偷东西,我和黄某某就教他们怎么偷……

本案中被告人马某的两个危害社会行为分别是:组织他人盗窃和传授他人犯罪方法,辩护人认为在客观方面二行为之间有主次关系,组织、他人盗窃为主要,而传授犯罪方法为次要,因为被教唆的吴钊颖等人不会扒窃,不能完成被告人马某教唆的盗窃行为,所以被告人马某本着这一目的,将扒窃的方法传授给了吴钊颖等人;在主观方面被告人马某犯罪目的具有同一性,虽然其有两个犯罪行为,但归根结底其追求的犯罪目的只有一个,即组织他人盗窃并得到窃取的财物。可见,传授扒窃方法是手段,组织他人盗窃是目的,二者之间的牵连关系是不言而喻的。

4、牵连犯的数个行为必须触犯不同的罪名。这就是牵连犯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其方法行为或结果又触犯了其他罪名。在本案中,被告人马某为了达到组织他人在公交车上扒窃,得到所扒窃的财物这一行为触犯了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其传授他人扒窃的犯罪方法这一行为又触犯了传授犯罪方法罪,其两个行为触犯了两个罪名。

综上几点,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马某的行为完全符合牵连犯的要件,依法应当构成牵连犯。根据刑法理论上的通说认为,对牵连犯的处理不实行数罪并罚,而应“从一重处罚”,即按照数罪中最重的一个罪名规定的刑罚处理,在该最重的罪名所规定的法定刑范围内酌情确定执行的刑罚。

三、被告人马某具有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法定、酌定情节。

1、被告人马某系聋哑人依法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本案被告人马某自幼就丧失了语言能力和听力,他听不到外界的一丝声音,他也说不出心中想说的话。即使此刻,坐在庄严的法庭上,等待法律给予他的严厉裁判,他也无法为自己合法的权益申辩。只能期待我们为他说出他心中的话。正基于此,我国法律对于如本案被告人马某这类身体有残障的人,违法犯罪所作的处罚也作了特殊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九条规定:“又聋又哑的人犯罪,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2、被告人犯罪后认罪态度好,能坦白交待自己的罪行,悔罪态度好依法可以从宽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第四条之规定,对于犯罪性质尚不严重,情节较轻和社会危害较小的犯罪,以及被告人认罪、悔罪,从宽处罚更有利于社会和谐稳定,依法可以从宽处理。

3、被告人犯罪有着受生存所迫而犯罪的情节,其作案手段一般,所造成的损害后果较小,社会对残疾人的关心不足。

虽然说现在政府对残疾人问题的关注程度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实际上,由于社会保障欠缺、关爱不足、管理不到位,聋哑青少年的社会保障和关爱还很有限,我们仍能看到不少的歧视甚至虐待残疾人的现象。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聋哑人不愿意工作,逐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同时,国家和地方制定的很多关于保证残疾人就业的政策和措施,很大程度上由于我们政府的监管不力而没有真正落到实处。这些也是间接导致他们失足的原因。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马某系盗窃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如果公诉机关认定的传授犯罪方法罪与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成立,则具备牵连犯的构成要件,依司法实践通常做法从一重罪处罚;同时考虑到本案被告人马某是一名聋哑人,其作案手段一般,危害后果较小且认罪态度好,辩护人在此恳请人民法院能考虑被告人上述情节,作出对其从轻、减轻或免除刑事处罚的判决,以示法律之公正!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律师

天津  律师事务所

20101016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