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云某涉嫌非法经营案(缓刑)
来源: 宋云某涉嫌非法经营案(缓刑)   发布时间: 2013-07-01 00:29   97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宋云某涉嫌非法经营案(缓刑)
 

  

(宋云某涉嫌非法经营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宋云某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认真研究案卷材料,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对本案定性为非法经营罪不持异议,但是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宋云某在本案中具有从犯和自首加重大立功的法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以及诸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希望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本案中,被告人宋云某起次要作用、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1、从涉案传销组织的发展过程上看,宋云某既不是传销组织的发起人和领导者,又不是“消费统筹、循环受益”销售模式的创始人和制定者,其仅仅充当了传销组织利用对象的作用。

通过庭审可知,被告人宋云某既没有参与“好益公司”的前期谋划、创立、运作,也没有参与“益渤年公司” 创立、运作,没有在两个公司内担任任何职务以参与公司管理,更没有参与传销产品的生产。并且,其加入时传销组织的销售模式、制度也都已固定成型。也就是讲,在传销组织的发展过程中,所有关键时期都看不到宋云某的作用。根据卷宗证实,宋云某的作用仅仅限于在自己受到虚假宣传迷惑后,开店销售传销产品,担当了传销组织利用对象的角色。

2、从地位和职务上看,其南开店店长的位置决定了其作用的区域性、局限性,不可能在传销组织中起组织和和领导作用。

宋云某仅仅是传销网络中数十家店长之一,除了被告人宋云某、冯恩荣外还有河北店、北辰店、塘沽店、任丘店等十几家店铺的店长,而其中大部分店长并未被追诉。这是因为:

第一,店长的职权仅限于管理自己的店铺,无权参与公司管理;

第二,本案中店长及其店铺是代为公司销售货物,仅仅发挥了一个中介作用,收钱、发货和返利都由公司负责;

第三,开店当店长并非难事,根据公司制度,累计业绩达五万元以上谁都可以当店长,可以说符合开店标准的人大有人在。并且,庭审中已经证实,宋云某、封某某等开始并不想开店,是受到传销组织蛊惑后受骗,才开店经营的。

可见,店长的职位决定了其本身不可能是传销组织的发起者和领导者,不可能发挥掌控全局的组织、领导作用仅能起到管理自己店铺的辅助的配角作用

3、从实际投入、经营业绩和获利上看,也能间接证明宋云某在传销活动中的次要作用。

4、从对所从事行为性质系传销违法行为的主观认知上看,宋云某等被告人在传销组织“金字塔”中不应处于塔尖的位置。

但是,其实不然,从对“消费统筹,循环收益”销售制度的根本性质是否违法,以及对涉案的“好益公司”与“益渤年公司”之间关系的认知程度来看,被告人宋云某等人同处于金字塔塔底普通受害群众一样,都是被蒙蔽后上当受骗了。因为直到案发后,宋云某等人才意识到在从事违法行为,才意识到传销组织的实质。也就是讲,宋云某等人对于幕后的事情并不知情,他们的位置和作用也决定了,如果不是案发他们永远也不可能知情。

但与普通受害群众不同的是,宋国运等人确实被传销组织利用并开店经营了,充当了传销工具的角色。

所以,应当认定宋国运具有从犯的情节,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二、被告人宋云某同时具有自首和重大立功两项法定情节,依法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关于宋云某具有自首和重大立功的情节,在和平分局经侦支队200873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有详细记录:宋云某在案发后,将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瑞抓获,并扭送至派出所,有重大立功表现。而且宋云某系主动到我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情节。

1、关于自首。

辩护人注意到,卷中宋云某第一次以犯罪嫌疑人身份作《讯问笔录》是在2008101日,而在之前93018时、21时以证人身份分别作过两份《询问笔录》,并且均详细讲述了自己参与传销活动的过程、好益和益渤年公司情况及其他被告人参与传销组织的全部事实。这说明,被告人宋云某在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或者尚未受到公安机关任何传唤、讯问的情况下,自愿、直接找到公安和平分局南市派出所,归案到案,符合自动投案的条件。

同时,其自动投案后,积极主动的要求录口供,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详细说明了“好益公司”以及李某瑞等人的犯罪情况,符合如实供述罪行的条件。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2、关于重大立功。

正如,公安机关出具的“关于宋云某自首、立功情节的证明材料”显示,作为本案第一被告人、传销组织一号的人物李某瑞能够顺利到案,是被告人宋云某协助抓捕的结果。庭审中已经证实,20079月初,宋云某发现上当被骗后,开始寻找、跟踪、蹲守李某瑞等传销组织的核心成员。于2007918日,宋云某跟踪发现了李某瑞后,在其他受害群众的协助下将李某瑞及时监控,并将最终扭送给公安机关。这一事实在被告人李某瑞2007101日的《讯问笔录》中和庭审中也得到了佐证,李某瑞承认是被跟踪并被扭送到派出所的。

那么,《刑法》第六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犯罪分子有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前款所称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标准,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

根据《起诉书》及案卷材料,本案跨省市涉及受害群众数千人、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应该认定属于跨省市有较大影响的案件。所以,对于宋云某重大立功的情节应该予以认定。

我国《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犯罪后自首又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三、被告人宋云某具有酌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

1、涉案传销活动系伪装在合法外衣下的违法行为,对于宋云某

等被利用者来讲,真假难辨,事出有因。

在此,辩护人是提醒合议庭,注意本案与以往传统的传销案件之不同点。传统的传销案件,主体组织往往是空壳公司,产品往往是伪劣产品、毫无价值,目的则很明确就是拉“人头”骗钱。但是本案则不同:①本案生产商“好益公司”有合法的营业执照、生产资质和若干实实在在的工厂;②销售商“益渤年公司”也有相应营业执照和资质;③传销产品有合格证等法律手续;④公司销售制度和模式有了律师出具的相关法律意见;⑤还有相关体育明星对企业形象和产品的宣传等因素;这些因素都使涉案的传销活动有了完全“合法”的外衣,也才让宋云某等人误信所从事行为完全合法,而被人利用。在此,辩护人无意于为被告人宋云某推卸责任,仅是提醒合议庭注意本案背景,注意与同类案件相比,宋云某较小的主观恶性。

2宋云某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积极提供证据,配合侦查工作,

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应从轻处罚。

案发后,被告人宋云某自动投案,始终如实供述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案件侦查、审查起诉过程中,宋云某更是协助抓获同案犯,并提供了大量证据,加快案件的诉讼进程。关于这一点,在和平分局经侦支队200873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有详细记录,在此不再赘述。翻看案卷可知,六名被告人中,宋云某提供的书证最多、认罪态度最好。尤其在今天庭审中,宋云某更是认罪悔罪,积极配合庭审。被告人宋云某的上述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认罪、悔罪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为国家节省了司法资源。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3、案发前后,宋云某积极退缴、退赔9.7万余元,努力弥补了受害群众的损失。

被告人宋云某退缴、退赔的款额分两部分。一是起诉书认定的,案发后退缴人民币5万元,此处不再赘述。

这一退缴、退赔情节,反映了宋云某良好的悔罪态度和较小的主观恶性,酌情应予以从轻处罚。

4被告人宋云某并未获利,其本身也是非法传销行为的受害人。

本案,相关书证已经证实,被告人宋云某所得返利17万元,扣除本7万余元和退缴、退赔近10万元数额后,实际并无获利,并且其还有别人名字购买产品产生三万余元亏损。同时,因其参与的传销活动,既给其亲属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也使自己受到国家刑事追诉,其本身也是受害者。因此,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宋云某是因法律意识淡薄且受他人蒙蔽才触犯法律,其自身亦是传销行为受害人的特殊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本案被告人宋云某具有自首加重大立功、从犯、认罪悔罪、退缴退赔等法定和酌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希望法庭能综合考虑,建议对被告人宋云某处以有期徒刑缓刑的刑罚,给其一个罚当其罪的公正判决,以实现惩罚与预防相结合的双重刑罚目标。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O 年十一月十一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