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自诉及附带民事(代理被害人获赔二十万元)
来源: 刑事自诉及附带民事(代理被害人获赔二十万元)   发布时间: 2013-07-01 00:34   96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刑事自诉及附带民事(代理被害人获赔二十万元)
 

刑事自诉及附带民事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自诉人孙某辉之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诉董某一故意伤害案代理人庭前,代理人通过研究案卷等工作,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代理意见。

一、刑事责任部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定罪量刑。

1、本案应定性为故意伤害,被告人董某一构成故意伤害罪。

⑴、从客观行为上分析,被告人持械殴打被害人的事实成立,其实施了故意伤害的行为。

涉案事实是:2008610日中午12时许,在被告人的家中,被告人因感情问题与被害人发生口角,持警棍将被害人殴打致轻伤。

那么,该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第一组证据,被害人孙某辉的陈述。

本案,被害人对行凶者的指认是明确的、唯一的,对案发过程的描述是始终如一的。

比如,其2008613《询问笔录》:他(指被告人)往外推我,然后朝我右肩捣了两拳,把我捣的向后扭了一下,撞到旁边玻璃上是头部撞的,接着他又在我右侧后背处我没看见是捣的还是踢的,他一下把我打倒摔倒了地上,当时头很晕。

第二组证据,被告人的供述。

代理人注意到,在接受公安机关的侦查时,被告人董某一一直拒不承认殴打孙某辉的事实,但是,在其笔录中间接供认了和被害人发生肢体冲突并致其受伤一事,且当时没有旁人在场的事实。比如,董某一在2008615笔录中证实:“她后腰处是我推她时撞在门把处撞了几下造成的,她肩处的伤可能是她撞门时造成的。”

特别提请法庭注意,自诉人举证的被告人手机短信,承认殴打被害人致多处骨折的事实。

第三组证据,河东分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等。

报案受案证据证实:案发后,被害人20086111430分报警,内容即61012时,董某一因矛盾发生争执后将被害人殴打致多处骨折,经鉴定构成轻伤。

第四组证据,自诉人的病例资料、司法鉴定和伤情照片等。

通过病例、诊断证明以及照片,很明显的,被害人的伤情是殴打致伤,而绝不是碰伤或撞伤。如果像被告人狡辩的“是撞伤的”或者“摔伤的”,怎么造成成右锁骨骨折、4根肋骨骨折和15处体表瘀血?孰真孰假,一目了然。

⑵、从客观结果上分析,被告人的殴打行为造成了被害人轻伤。

根据,天津市公安局2008620日出具的《法医人体损伤鉴定书》(公刑技200832355号)鉴定结论:右锁骨骨折和胸部肋骨骨折均为轻伤,头部、躯干、肢体软组织损伤均为轻微伤。

也就是说,董某一的伤害行为造成了被害人两处轻伤的严重后果,达到了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追诉条件。

⑶、从因果关系上分析,被害人轻伤结果和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之间,存在直接的必然因果关系。

根据案卷中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和门诊病例等可知,案发时,只有被告人和被害人二人在场,无他人参与殴打被害人,案发后被害人家属就及时报警、就医,这也从时间上排出了其他案外因素介入轻伤后果的可能性。

以上证据相结合,足以排除其他因素介入导致被害人轻伤的可能性。可见,正是董某一基于对他人恶意报复,对被害人要害部位直接进行侵害,才导致被害人两处轻伤的严重结果,本案具备刑法意义上的直接必然因果关系。

⑷、从被告人主观上,被告人具备伤害的故意和报复泄愤的动机

本案的伤害犯罪的故意,是直接故意,因为:

一方面,连续持械击打被害人的身体,可能导致其受伤的结果,二被告人明知的并且,这也是被告人作为智商正常的成年人,应该知道并且也没有理由不知道一个基本常识。

另一方面,对击打被害人身体可能导致其受伤害的结果,被告人采取了积极追求的态度。

另外,恳请法庭注意一个细节,即在将被害人打昏后,当时被告人既未对被害人采取任何救助行为,而是将其拖出扔致屋外。

关于本案动机,被告人董某一因为感情问题与孙某辉发生口角,便觉得怒火中烧,可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行凶过程中,对孙某辉的的身体实施的连续致命击打,并最终造成两处轻伤多处轻微伤的后果。由此可见,恶意报复是本案犯罪的真实动机。

可见,被告人董某一殴打被害人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被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

⑸、从证据上分析,本案定罪证据确实充分,足以排除一切怀疑。

众所周知,我国《刑事诉讼法》要求的定罪证明标准是严格的“证据确实、充分”原则,即要求定案证据能够排除合理怀疑,而本案恰恰已经达到了这一证明标准。如前所述,案卷证据已经证明,案发2008610自诉人孙某辉身体并未受伤,而在被告人董某一对孙某辉进行殴打后,孙某辉便及时进行就医报警,所以从空间上和时间上都排除了其他因素介入案件的可能性。

另外,至于被告人方举证提及的“爬围墙摔伤”和“撞门把处撞伤”辩解,显然都是凭空想象、空穴来风。因为“爬围墙摔伤”和“撞门把处撞伤”,能否造成这种“体表15处瘀血、锁骨骨折、四肋骨骨折”遍体鳞伤的损害,只要是稍有逻辑分析能力的人,都不会得出肯定的结论。

所以,本案证据能够得出:被告人董某一伤害孙某辉致轻伤的唯一结论。至于,被告人方的一厢情愿的“不合理怀疑”,一方面现有证据能够轻而易举予以的排除;另一方面,法院也没有必要耗费精力予以排除。

2、被告人董某一罪行较严重,人身较危险,且拒不认罪、拒不赔偿,应当从重量刑。

⑴、本案,犯罪后果严重,被告人人身危险性较大。

本案,被告人董某一因琐事纠纷,恶意报复、肆意伤人。尤其是在将被害人打昏时,未对被害人采取任何救助行为,而是生生将其拖出扔致屋外,手段较残忍。同时,其殴打行为造成被害人两处轻伤、多处轻微伤和10级伤残的严重后果。无论是作案手段还是后果,都体现了被告人较大的人身危险性。对待这种严重的罪行和危险的犯罪分子,不进行严惩就等于是在鼓励犯罪、放纵罪犯。

⑵、案发后,拒不认罪悔罪,拒不赔偿。

这里提醒法庭注意,案发至今,被告人都拒不认罪、拒不向被害人道歉、拒不赔偿被害人损失,这反映了恶性不改、拒不悔罪的恶劣态度,所以对其进行改造矫正,必须从重处罚。

⑶、本案不符合缓刑的法定条件,应判处被告人实刑。

自诉方认为,基于本案严重后果和被告人较大的人身危险性,尤其是其拒不认罪悔罪、拒不赔偿负隅顽抗恶劣态度,被告人不符合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的法定条件,应适用实刑。

二、民事责任部分:原告人的各项诉讼请求合法合理,应获支持。

本案,因被告人故意伤害的行为,导致了被害人伤残的结果,给

被害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所以被告人应负有赔偿责任,所以,请求法院依法支持伤残赔偿金、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精神抚慰金等赔偿项目(详见诉讼请求明细表)。

综上所述,本案刑事部分应追究被告人故意伤害罪的责任,并判处其有期徒刑实刑,并恳请法庭对自诉人认为被告人有故意杀人嫌疑的观点予以关注;民事部分应支持原告人的各项诉讼请求,请求人民法院作出公正判决,以体现国家法律的尊严!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区人民法院

代理人: 

                                  OO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