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某挺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罪案(命案无期徒刑)
来源: 魏某挺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罪案(无期徒刑)   发布时间: 2013-07-01 00:56   98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魏某挺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罪案(无期徒刑)
 

   

(魏某挺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罪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根据法律规定提供法律援助,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被告人魏某挺的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认真研究案卷材料,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这里,首先辩护人对本案被害人的家属表示同情,并代表被告人魏某挺向被害人家属表示道歉!无论怎样,一次打架事件致使生命逝去,是包括三名被告人在内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下面,辩护人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魏某挺具有自首之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同时其还具有初犯偶犯、认罪悔罪、事后积极抢救被害人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所以建议合议庭对其从轻量刑。

一、案发后,魏某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已认定该自首情节,所以仅从量刑角度进行简要分析。

认定其自首的证据有二:

一是,卷中《案件来源及抓获经过》证实:“10421时许,犯罪嫌疑人魏某挺到公安北辰分局投案。”;

二是,201010421魏某挺的第一次卷宗笔录,证实:“问:今天你到公安机关干什么?答:我是来投案的。”,随后其如实供述了全部案件实事。

第一,案发后,魏某挺通过自我反省自动投案,自愿置身于司法机关控制之下接受惩罚。

第二,魏某挺到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符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条件。

根据《刑法》第67条第1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4、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魏某挺的自首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二、魏某挺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

应从轻处罚。

案发后,被告人魏某挺自动投案,始终如实供述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尤其在今天庭审中,魏某挺更是认罪悔罪,积极配合庭审。被告人魏某挺的上述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认罪、悔罪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为国家节省了司法资源。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三、被告人魏某挺,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在此之前,被告人魏某挺一贯表现良好,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属于初犯。

同时,卷中证据表明,被告人属于酒后犯罪,虽然饮酒不能成为其犯罪的借口和挡箭牌,但是表明本案案发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卷中被告人史跃龙在20101117日《讯问笔录》证实:“估计是喝多了,因为当时他说话舌头都短了,再说如果没喝多他也不可能和对方那么不依不饶。”

希望合议庭考虑其初犯偶犯的情节,对其客观量刑。

四、案发后,被告人魏某挺积极拨打120急救电话,并同其他被告人积极抢救被害人,证明其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不大。

案发后,被告人魏某挺等人怕被害人王某为伤重出事,魏某挺,马上拨打120急救电话。同时,被告人等通过找被子给被害人盖、找来被害人的朋友杜锦良、找三轮车拉被害人去救治等行为,希望防止恶果的发生。虽然,最终被害人王某为经抢救无效死亡,但是不可否认,被告人魏某挺等人是不愿意看到并且试图防止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证明其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不大。

五、希望合议庭,客观评定本案的社会危害性以及被告人魏某挺在案件中的作用,对被告人魏某挺客观地从轻量刑。

1、关于被害人死亡的后果。

本案,属于聚众斗殴案件中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加重结果,依照刑法规定案件性质转化为故意杀人。这属于法律硬性规定,但是辩护人提请合议庭注意两点:

第一点,该种因为出现加重结果而转化的故意杀人案件,与一般意义上的仇杀、情杀或财杀类型等单纯的恶性故意杀人案件相比,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相对还是较浅。

第二点,包括魏某挺在内主观动机主要还是其供述的“让对方服气”, 且通过其拨打120急救电话、给被害人盖被子、给被害人救治的钱、找三轮车拉被害人去等救护车等行为,表明其是希望防止死亡恶果的发生。同时,通过三被告人均供述“第二天早上看到很多警车,才猜到被害人死了”,从侧面表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出乎三被告人意料。

2、关于被告人魏某挺的地位和作用并不比其他被告人突出。

本案,虽然被告人魏某挺属于案发的导火索。但是,通过三被告人供述证实,案发前及过程中,三被告人等无事前明显的预谋和分工,且均持械对被害人进行了殴打,无法查清直接致害人。因此,各行为人均应对死亡的结果负责,所以说案件中被告人魏某挺的地位并不突出、作用并不是明显重要。

3、关于抢劫犯罪。

从时间上,该起抢劫犯罪发生在聚众斗殴过程中,所以两起案件存在内在联系,反映抢劫案发的偶然性。

同时,考虑到涉案的300元,被告人魏某挺为救助被害人在现场又返还给了被害方,属于财产类犯罪中的退赃退赔。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 8、对于退赃、退赔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退赃、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退赃、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最后,终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在综合考虑被告人魏某挺具有自首、初犯偶犯、认罪悔罪、事后积极抢救被害人、认罪悔罪等从轻处罚情节,且在客观评价本案的社会危害性和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的基础上,所以建议合议庭对魏某挺从轻量刑,在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量刑,给其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第  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