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刚涉嫌猥亵儿童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来源: 王某刚涉嫌猥亵儿童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发布时间: 2013-07-01 21:05   96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王某刚涉嫌猥亵儿童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王某刚涉嫌猥亵儿童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王某刚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认真研究案卷材料,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一、案发后,王某刚主动让其姐姐王某红代为报警,且在明知报警的情况下在现场等待警方处理,抓捕时无抗拒行为,到案后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

通过庭审证实,案发后,被告人王某刚让其姐姐王某红代替自己报警,在明知自己违法犯罪的情况下并未逃走,而是等待警方前来处理,且在警方抓捕时并未反抗,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过程。

该事实有三组证据,可以证明:

第一组证据,证人王某红的《询问笔录》和《证明》证言。

在公诉方提供的《询问笔录》中,王某红证实:是其报的警。

王某红自己向法庭出具的《证明》证实:是其报的警,但是王某刚他让其报警的。

可见,两份证人证言并不矛盾,而是相互印证。

第二组证据,《接警单》、《案件来源》和《抓获经过》。

卷中,派出所出具的《接警单》、案件来源》和《抓获经过》证实:20117292324分,派出所接王某红报案称“其在宜兴埠镇政府门口,要求民警与其联系”,接警后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了解到王某刚猥亵儿童的事实。

第三组证据,苏某云的《询问笔录》。

作为被害人的父亲,苏某云的笔录可证实,当晚系王某红报案的。

第四组证据,被告人王某刚的《讯问笔录》。

被告人王某刚在卷中笔录,关于报警的情节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王某刚自己报警。20117300114分第一次《讯问笔录》中,王某刚供述:“我一害怕,就报警了,后来民警来了,把我们带回了派出所,那时大概已经半夜12点多钟了。”

第二种说法,王某刚让王某红替自己报警。2011820810分第三次《讯问笔录》第3页中,王某刚供述:“我当时很害怕,外面还下着雨,我也出不去,我就让我姐姐王某红赶紧报警,后来民警来了,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

被告人王某刚笔录可以证实两点:

第一点,两种供述核心内容并不矛盾,因为从王某刚的角度来讲,“让姐姐替自己报警”就相当于“自己报警”;

第二点,王某红报警的事,王某刚事前是明知的。

所以,综合以上四组证据,可以认定。

第一,王某刚让他人代为报警,在明知他人已报警后,等候警方处理,自愿将自己置于司法机关控制之下符合“自动投案”的条件

第二,王某刚到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符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60号)的规定,“(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属于自动投案。

《刑法》第67条第1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4、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王某刚的自首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二、王某刚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

应从轻处罚。

到案后,被告人王某刚始终如实供述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尤其在今天庭审中,王某刚更是认罪悔罪,积极配合庭审。被告人王某刚的上述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认罪、悔罪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为国家节省了司法资源。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三、被告人王某刚,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在此之前,被告人王某刚一贯表现良好,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属于初犯。

同时,卷中证据表明,案发前王某刚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其法律意识淡薄、自我约束能力差、案发环境相对封闭、双方关系较为熟识等等,都是本案案发的诱因,所以其属于偶犯。恳请法庭考虑该情节,可以适当缩短对其宣告刑的刑期。

希望合议庭考虑其初犯偶犯的情节,对其客观量刑。

四、告人王某刚符合判处缓刑的法定条件,且相对实刑而言,缓刑更有利于其重新塑造矫正,更有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

对轻微刑事犯罪,我国刑事法律始终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侧重一般预防。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

具体到本案,王某刚具有自首、认罪悔罪、初犯偶犯等情节,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很小。从外部环境上看,其拥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具备自我改造的良好条件。所以,对其依法完全可以适用缓刑。反之,如果判处被告人实刑,让其和人身危险性更大的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毒品犯、贪污犯等一起关押改造,只能增加其被交叉感染的几率,不利于其矫正,也不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目的。

最后,终上所述,被告人王某刚具有自首、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从轻处罚情节,符合法定的缓刑条件,恳请法庭依法对其适用缓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一一年九月十六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