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涛涉嫌故意伤害案(有期徒刑缓刑)
来源: 杨某涛涉嫌故意伤害案(有期徒刑缓刑)   发布时间: 2013-07-01 21:14   111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杨某涛涉嫌故意伤害案(有期徒刑缓刑)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行通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杨某涛亲属之委托,指派本人担任其一审辩护人及附带民事代理人。现在,辩护人根据卷宗材料,并结合今天的庭审调查,发表辩护意见如下,供合议庭在评议考虑。

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害人对于案发存在明显的过错,同时被告人已积极赔偿被害人、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特殊情节,建议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一、案发起因:被害人王某强出口辱骂并动手打伤被告人在先,有严重过错,是导致案发的主要原因,基于此应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

1、被害人王某强辱骂被告人在先。

关于率先出口辱骂杨某涛的事实,被害人自己也是承认的。比如,在20091229日的《询问笔录》证实:“杨某涛说是高某里藏的手机,高某里就是不承认,两人就吵起来,相互骂起来,我就认为是杨某涛藏的手机,在他们吵的过程中,我也骂杨某涛了。我说杨某涛就是你狗操的拿我的手机。”

可见,被害人不但率先辱骂了杨某涛,且辱骂之词是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对这种辱骂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2、被害人王某强殴打被告人在先。

这一点,卷中有大量证据证实。

第一组证据,被告人杨某涛供述。

杨某涛在2010113日《讯问笔录》中证实:“我就用手推了高某里前胸几下,这时王某强上来就打我鼻子一下,把我鼻子打出血了,另外还打我右耳一下。”这也是杨某涛始终如一的说法。

第二组证据,被害人王某强陈述。

王某强在20091229日的《询问笔录》证实:“我上去对着杨某涛的鼻子打了一拳,把他的鼻子打破了,然后我们之间就打起来了……问:是你先动手打得杨某涛吗?答:是的。”

第三组证据,证人证言。

比如,证人朱某龙在2009121日的《询问笔录》中证实:“王某强先动的手,王某强先用拳头打杨某涛鼻子一拳,打出血了。”

3、被害人王某强在明知手机是高某里藏起的情况下,还故意率先辱骂、殴打被告人。

特别提醒法庭注意,证人王永亮在20091229日的《询问笔录》中证实:

“问:你知道是谁把手机放在杨某涛的枕头底下了吗?答:是高某里,第一开始在宿舍他不承认,杨某涛还骂街起誓他也不承认,后来到了外面打架的地方高某里承认是他放的。当时是在杨某涛、杨少朋和王某强打起来之前。”

这说明,被害人王某强在明知藏手机者另有他人的情况下,仍然率先辱骂、殴打被告人,则被害人对于案发原因应承担主要过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

见》的通知(法发〔20109) 22条规定:“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因劳动纠纷、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犯罪动机不属恶劣的犯罪,因被害方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

    所以,本案:第一属于因“藏手机”的琐事导致的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第二属于被害人骂人打人有过错的案件,恳请法院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杨某涛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并且在其能力范围内已经积极赔偿被害人,反映了其良好态度。

案发至今,被告人杨某涛本着解决纠纷的态度,一直都表示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案发后积极对被害人进行救治,主动赔付医药费1.8万元。庭审前,双方当事人也是进行了多次调解,已经敲定了初步的赔偿方案即将达成书面协议。但应该说本案民事赔偿,有充分的机会调解结案,赔偿的态度页反映了被告人较小的恶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法发〔20109) 23条:“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

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三、被告人杨某涛系初犯、偶犯,案发前表现一贯良好,人身危险性较小。

如前所述,本案案发具有一定偶然性,且被害人应对案发负主要责任,所以杨某涛系典型的偶犯。

同时,本案案发前杨某涛一贯表现良好,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其儿子还不到一周岁,并无任何前科劣迹,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系典型的初犯。恳请法庭考虑,被告人极其微小的人身危险性,对案件慎重裁量。

、被告人杨某涛认罪、悔罪态度良好。

被告人杨某涛案发后归案,没有任何辩解和抗拒,如实地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尤其今天庭审中,其都能很好的配合法庭查明事实真相,如实认罪。这种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浪子回头”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司法资源。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重新考虑此情节。

五、本案,杨某涛符合判处缓刑的法定条件,且相对于判处实刑而言,缓刑更有利于对其重新塑造和矫正,也更有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

众所周知,对于轻微犯罪的刑事案件,我国刑事法律始终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根据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可见,杨某涛系偶犯、初犯,具有自首、认罪悔罪、积极赔偿等情节,并且其拥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具有很好的外部改造矫正环境。所以,其微弱的人身危险性和不会再危害社会的稳定性,完全符合法定判处缓刑的条件,应予判处缓刑。

反之,如果判处其实刑,让其和人身危险性更大的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毒品犯、贪污犯等一起关押改造,只能增加其被交叉感染的几率,不利于其矫正和重塑,也不利于实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

所以,为避免重刑主义的弊端,达到“和谐社会”的效果,恳请法庭慎重量刑。

最后,请求法庭考虑本案被害人有过错在先、被告人积极赔偿、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等特殊情节,能够依法对杨某涛适用缓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新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天津律师事务所

                                       201062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