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刚涉嫌包庇案(免于刑事处罚)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7-01 21:40   101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朱某刚涉嫌包庇案(免于刑事处罚)
 

  

(朱某刚涉嫌包庇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  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朱某刚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依法会见被告人、阅卷,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朱某刚犯包庇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疑罪从无原则”不应予以认定。

一、指控被告人朱某刚犯包庇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应予以认定。

该指控,基于《起诉书》认定的以下事实:20062月底,被告人张某果将涉案枪支寄存在梁某云处,后被朱某刚取走,20099月在河西法院审理张某果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的案件中,朱某刚当庭翻供,包庇帮助张某果逃脱罪责。

那么,被告人朱某刚是否犯包庇罪,主要取决于两个关键事实的认定:一是涉案枪支到底是不是张某果寄存的;二是朱某刚有没有翻供包庇张某果。

1、该指控证据不足。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认定上述事实的主要证据有三组:

第一组,被告人朱某刚的供述;

第二组,被告人张某果的供述;

第三组,证人梁某云的证言。

用该三组主要证据来回答前述两个关键问题,可以说是矛盾重重,不足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得出唯一可信结论。分析如下。

⑴、被告人朱某刚的供述笔录确实有波动,但其辩解合理,不能排除涉案枪支归其所有的可能性。

辩护人注意到,被告人朱某刚在卷中的过众多笔录,存在两个版本的供述。

第一种供述:涉案枪支张某果是寄存在梁某云处,后被朱某刚取走。比如,其2006416日的供述。

第二种供述:涉案枪支是自己买的。比如,2009916日河西法院庭审笔录、2011520日《讯问笔录》。

但是,关于笔录前后波动的原因,朱某刚提供了合理的辩解。2011520日《讯问笔录》第7页:“因为我觉得事情得交代真实的,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不对,所以我推翻的原来的供述,另外我怕卖枪的将来把我供出来。”

可见,通过朱某刚的笔录,不能排除涉案枪支归其所有的可能性。

⑵、张某果的供述,前后矛盾,不足以作为定案依据。

被告人张某果在卷中的过众多笔录,也存在两个版本的供述。

第一种供述:没有在梁某云处存放枪支。比如,200673日供述、2009916日河西法院庭审笔录。

第二种供述:张某果将涉案枪支寄存在梁某云处,后被朱某刚取走。比如,其2011524日的供述,也是张某果在卷中关于该起指控唯一一份认罪笔录。

所以,两种供述前后矛盾不足以定案。并且,从证据可信性角度看,2009916日在河西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的庭审笔录,更具可信性。

⑶、梁某云的证人证言,前后矛盾、疑点重重,不足以作为定案依据。

确实证人梁某云的证言,陈述的案情是:涉案枪支是张某果寄存的后被朱某刚取走。但是,其证言内容在关键事实却前后矛盾、不足以定案。

矛盾点一:从张某果手中接枪到底是梁某云还是任艳峰?

梁某云20081011日笔录:“问:我们上次给你做笔录时,你讲张某果有东西想放你那一段时间,你没在是让任艳峰接的东西,是否属实?答:我当时记错了,应该是我接的那个包。”

矛盾点二:张某果到底有没有给梁某云打电话谈“取渔具包”的事?

梁某云20081011日笔录:“后来分局民警找我了解情况时,我就没有讲事实情况,我就没提张某果给我打电话。”

可见,证人梁某云在卷宗总共三份笔录,但是对于关键事实却遮遮掩掩,前后矛盾,不足以定案。

2、该指控事实不清。

通过以上分析,该项指控存在证据不足的问题,并且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也主要是口供、证言等言词证据,存在很大波动性。这种举证不力的情况,导致前述两个核心事实模糊不清、疑问不断。

因此,从刑事证据的技术层面考虑,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所依据的证据,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体系,无法排除无罪的合理怀疑,恳请合议庭能严格依据“疑罪从无原则”,对该项指控不予认定。

二、根据大港法院和河西法院分别作出的两份生效的《刑事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以及其他证人证言,应当判定指控被告人朱某刚犯包庇罪不成立。

1、两份生效的《刑事判决书》。

    ⑴、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6)港刑初字第363号。

在法院作出该判决时,证人梁某云在2006524日的笔录就提到:涉案枪支是张某果寄存的后被朱某刚取走。

但是,法院作出的判决并未认定张某果涉枪,而是认定朱某刚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9)西刑初字第351号。

该判决亦判定,指控张某果非法持有枪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2、证人赵某红的证言,证实朱某刚供述涉案枪支归其所有,具有可信性

证人赵某红系被告人朱某刚的妻子,其201155日的笔录第2页证实:“问:你知道他的枪从哪里来的吗?答:听他说是从塘沽洋货买来的。问:为什么买枪?答:当时我俩经营手机店、服装店,晚上手机店里进来人了,我猜想他是因为这个买的枪。”

可见,朱某刚供述涉案枪支归其所有,具有可信性

三、形式逻辑角度,退一步讲,即使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成立,该指控也属于典型的吸收犯情形,不应再单独认定为包庇犯罪。

1、如果《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成立,那么张某果和朱某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的共犯,那么从立法本意看,像朱某刚这样的同案犯成为不宜作为包庇罪的犯罪主体。

诚然,依照现行刑法第310条的规定,并没有明确包庇罪的犯罪主体是特殊主体,只要行为人在客观上具有明知是犯罪分子而向司法机关作虚假证明,掩盖其罪行,或帮助其湮灭罪迹、隐匿罪证,以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在客体上侵犯了司法机关对犯罪分子的追诉活动,即构成包庇罪。但是,因为包庇罪侵犯的同类客体是社会管理秩序,直接客体是妨害了正常的司法活动。从立法本意分析,立法者规定包庇罪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惩治包庇犯,鼓励案外人配合司法机关积极同犯罪分子作斗争,所以一般包庇罪应该是针对案外人而言的,通常不宜将同案犯包括其间。

2、如果《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成立,那么张某果和朱某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的共犯,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吸收包庇的行为,属于吸收犯情形。

如果《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成立,被告人朱某刚的行为虽然符合包庇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但他包庇的目的是为了自己承担全部责任,社会危害不大,按照刑法理论重罪吸收轻罪的原则,轻行为(包庇行为)应被重行为(非法持有枪支罪)所吸收,因此不能数罪并罚,应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定罪量刑。

3、如果《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成立,那么张某果和朱某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的共犯,如果重复定罪,有违罪刑相适应原则。
   
罪刑相适应这一刑法原则来考察,将掩盖其他同伙的犯罪行为一律以包庇罪来定罪量刑,未免打击面过宽。从司法实践看,绝大多数共同犯罪案件,都存在着不如实供述其他同案犯罪行的现象,如果都将其以包庇罪论处,未免会量刑过重,不符合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指控被告人朱某刚犯包庇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疑罪从无原则”不应予以认定。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第 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2012820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