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乙涉嫌故意杀人案(无期徒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7-01 22:00   105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张某乙涉嫌故意杀人案(无期徒刑)
 

   

(张某乙涉嫌故意杀人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  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张某乙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依法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这里,首先辩护人代表被告人张某乙,对被害人李某松的家属表达深深的歉意!无论怎样,本案的案情都是一场悲剧,一场暴力事件导致一条年轻的生命逝去和四名青年被推上被告人席,并且这场悲剧本应能够避免却又最终遗憾地发生了。

那么,下面为了真相和正义,恳请法庭耐心听取辩护人理性客观地分析本案。

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乙犯故意杀人罪,属于事实不清、定性错误,本案张某乙的行为应认定为正当防卫,恳请法庭依法判决张某乙无罪!

一、《起诉书》对以下关键事实认定不清,直接导致定性有误。

1、第一处事实不清,刘某立在案件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是被害人还是行凶者?

辩护人注意到,起诉书将刘某立在案中的角色定义为“劝架者”,又因其受重伤而将其归入被害人之列。但是,辩护人却认为,刘某立恰恰是被告人王某为行凶的帮凶。依据如下:

⑴、被告人张某乙的指控。

关于刘某立参与殴打自己的事实,被告人张某乙到案后的供述始终如一。

比如,其到案后第一份笔录即200952日供述证实:“今天下午6点钟左右,我厂的王某为、刘某立找了45个人,在厂门对面利国超市门外打我着。……这时其他人包括王某为、刘某立也过来打我。”

可见,对于在谁殴打自己的问题上,被打者张某乙自己最清楚。并且,从基本逻辑分析,如果刘某立为帮助张某乙而劝架拉架,那么张某乙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必要非“冤枉”刘某立是行凶者。

⑵、被告人李某言的供述。

在卷中,被告人李某言曾详细供述过刘某立参与“教训”张某乙的过程。李某言在200953日的笔录中证实:“(王某为)让我们拉偏架,意思是他打张某乙,我们去拉着张某乙,王某为好动手打,我们都同意了,……刚出他们宿舍门,碰见王某为的工友刘某立,不知道王某为和刘某立说了什么,刘某立和我们一起走了……林某平上去就用脚踹张某乙的肚子,王某为也上去打张某乙,我和刘某立上前拉张某乙,让张某乙不能动,为了他不好还手。”

可见,被告人李某言直接证实刘某立参与了对张某乙的殴打过程。

⑶、刘某立关于其“拉架”的辩解,矛盾重重,漏洞百出。

辩护人注意到,刘某立本人和被告人王某为、林某平均称:刘某立未参与殴打张某乙。但是,这种辩解在卷中矛盾重重、漏洞百出:

①比如,刘某立在卷中笔录称:“我到了一楼就和王某为讲借摩托车去修电动车,他说一会回来给我取摩托车钥匙。”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被告人王某为在笔录中对该情节只字未提。

②比如,刘某立在卷中笔录称:案发前,其和同厂职工李艳在利国超市门口呆着,聊天过程中看到王某为和几个人与张某乙打起来了。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证人李燕在笔录中证实:在门口和刘某立说了两句话,没有注意到发生什么事情……吃完饭大约半个小时,看到刘某立在超市门口捂着肚子站着。二人说法矛盾。

③比如,刘某立在卷中笔录称:“我就拉着张某乙,另一只手挡着王某为他们。”但是,在当时王某为一方四比一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如果刘某立真正是拉架,就应该全力去阻止王某为一方殴打张某乙,。而不会是拉着出于绝对弱势的张某乙。该辩解,不符合最基本的逻辑,倒是和被告人李某言“拉偏架”的说法一致。

所以,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案发过程中,刘某立扮演的不是一个“拉架者”的角色,而是一个“拉偏架者”或者讲帮凶的角色。

如此,便引出《起诉书》认定的第二处事实不清。

2、第二处事实不清,案发过程中到底是几个人殴打张某乙,四个还是五个?

对此问题,答案已经很明确了,包括刘某立在内的王某为一方是五个人,双方力量对比:五比一。

3、第三处事实不清,在利国商店门口,双方是“相遇”,还是王某为一方伺机报复?

《起诉书》认定,被告人王某为等人与被告人张某乙在利国商店门口“相遇”。但是,这显然又是对真相的误读,真相是:当时,王某为等人一直在四处寻找张某乙,伺机报复。

比如,王某为在200952日笔录证实:“李某松也站起来和我们一起下楼,我们仨在松钢利国超市门口等张某乙。”

再如,李某言在200953日笔录证实:“到宿舍没找到张某乙,我们想张某乙可能出去吃饭了,我们五人就到厂子门口东面的杰磊小吃部呆着。”

可见,“相遇”是假,伺机报复才是真!

4、第四处事实不清,案发过程,是互殴还是单方不法侵害?

关于这一点,《起诉书》的认定是前后矛盾的,《起诉书》先是认定被告人王某为、林某平、李某言、李某松等人殴打张某乙,即是单方殴打、单方侵害行为,随后却又认定双方互殴

所谓相互斗殴,是指双方以侵害对方身体的意图进行相互攻击的行为。但是,本案事实很明显,王某为一方率先扬言报复、又四处寻找报复目标、还率先单方殴打张某乙,其非法侵害的意图很明确,而张某乙是一让再让、一躲再躲、本能被动防守,其不存在非法侵害的意图。如此明显的单方不法侵害,何谈互殴?

5、第五处事实不清,张某乙事前购买水果刀,是否欲意伤人?

首先,辩护人提醒法庭注意,起诉书指控张某乙是在闻讯王某为准备报复自己的情况下购买水果刀,基本逻辑就是:张某乙事前准备水果刀欲意伤人。但是,辩护人认为,该思维逻辑具有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痕迹。

因为,关于买水果刀的用途在卷中张某乙有两种供述:一是,削水果用,如其在200952日的笔录中供述;二是,防身吓唬王某为等人,如200955日笔录供述:“我买刀就是怕他们打我,他们人多,我拿刀吓唬他们,实在不行就捅他们”。

所以,无论是那种用途,都不是为了进攻伤人杀人,都和公诉机关指控的故意杀人的用途,相去甚远。

并且,这里特别提醒法庭注意,侦查机关在该细节上录取笔录也具有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痕迹,比如在200952日的笔录中:“问:你买水果刀干什么用?答:准备削水果用。在吕某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有人找我之后买的。”该答案明显答非所问,侦查机关录取笔录有明显的先入为主的诱供之嫌。

6、第六处事实不清,王某为等人率先殴打张某乙时到底是赤手空拳还是持械?

关于具体打架的过程,当事人双方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一是被告人王某为一方供述:王某为一方拳打脚踢张某乙,然后张某乙持刀乱挥,最后被告人林某平挥舞短把铁锹将张某乙打跑。

二是被告张某乙供述:对方先将他踹倒在地,然后林某平持铁锹、李某言持木棍打自己,其他人拳打脚踢殴打自己,被逼无奈下他拿刀划拉。

客观地讲,从目前的证据情况下,很难苛求公诉机关准确认定林某平等人持铁锹打张某乙,到底是在张某乙拿刀之前还是之后。但是,起码张某乙的供述是一种可能性。同时,不争的事实是,张某乙是在王某为一方五人围殴之下,危及到自己人身安全,被逼无奈而自卫。

所以,辩护人认为,正确认定以上六处关键事实,系对本案正确定性基本前提。

二、本案,张某乙的涉案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而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不应负刑事责任。

1、本案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之所以讲,本案不构成故意杀人,最主要的是因为在案发过程中,被告人张某乙的主观方面自始至终都不具备杀人的犯罪故意。

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犯罪故意分为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两种:一种是直接故意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另一种是间接故意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

具体到本案,是被告人王某为一方纠集预谋、寻找目标并率先围殴被告人张某乙,而张某乙则是“被打得受不了了,才想用刀划拉让他们躲开在就跑。”,可见被告人张某乙主观上不具备希望对方死亡的心态;同时,在五人为偶自己打的自己抬不起头、站不起身的情况下,被告人张某乙持刀“划拉”,主观上也不是“放任”对方死亡,因为其当时的想法是唯一的,即出于本能自我保护“划拉”两下赶紧跑。

同时,如果认定张某乙对被害人李某松的死亡结果具备主观杀人故意,那么就会存在技术难题,即张某乙对刘某立的重伤结果主观上是持杀人故意还是伤害故意?这样一个简单的持刀行为,总不会是在两种以上犯罪故意的影响下实施的吧?

那么,对张某乙的行为正确的定性是什么?

2、本案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

关于正当防卫的概念和构成条件,我国法律有明确规定。《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从制度设计的角度看,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一种重要权利和手段,也是基本人权的范畴,其目的是保障公共利益及公民的合法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

所以,根据法律规定,正当防卫有五个构成条件:

第一起因条件,存在具有社会危害和侵害紧迫性的不法侵害行为;

第二时间条件,正当防卫只能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之时实行,不能实行事前防卫和事后防卫;

第三对象条件,正当防卫只能针对不法侵害者本人实行,不能及于第三者;

第四主观条件,主观上必须出于正当防卫的目的;

第五限度条件,正当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具体分析本案,被告人张某乙的涉案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的五个构成要件。

⑴、被告人王某为等人围殴张某乙在先,符合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

如前所述,案发全过程,从被告人王某为扬言报复,到纠集林某平、李某言、刘某立、李某松四处寻找张某乙,再到王某为一方五人共同殴打张某乙,王某为等人的不法侵害是案发唯一诱因。也就是讲,不管王某为等五人到底是赤手空拳还是持木棍、铁锹侵害张某乙,也不管张某乙购买水果刀到底是削水果还是防身,从起因上看如果没有王某为等人有预谋的殴打张某乙,本案悲剧本不会发生,这是不争的事实。

⑵、在王某为等五人率先群殴张某乙的过程中,张某乙实施自卫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

关于被告人王某为等人群殴张某乙过程中,张某乙才持刀伤人的事实,王某为一方的诸被告人也是认可的。比如,被告人李某言在200953日的笔录中供述:“林某平上去就用脚踹张某乙的肚子,王某为也上去打张某乙,我和刘某立上前拉张某乙,让张某乙不能动,为了他不好还手,张某乙乱转乱动,这时他从裤子口袋拿出刀子。”可见,张某乙的防卫行为正是在他人群殴自己的危机时刻实施的。

同时,特别提醒法庭注意,虽然张某乙事前买了水果刀,不论其是欲意削水果还是防身,其都没有率先攻击对方,所以本案不存在事前防卫情形。

⑶、王某为等五人都是群殴不法行为的实施者,所以本案符合正当防卫的对象条件。

如前所述,本案刘某立既不是“劝架者”更不是被害人,而是被告人王某为等行凶打人的帮凶和共犯。也就是讲,王某为、李某言、死者李某松和伤者刘某立、林某平,五人都是群殴围殴行为的实施者,这种情况下不法侵害的五人,均系正当防卫的适格实施对象。

⑷、主观上看,被告人张某乙持刀伤人是出于保护自己免受不法侵害的目的,符合正当防卫的主观条件。

关于案发时自己的主观想法,被告人张某乙供述始终如一:

200952笔录供述:“问:当时你是怎么想的?答:当时他们把我打得受不了了,我想用刀划拉让他们躲开我就跑。”

200953笔录供述:“问:你为什么用刀划拉?答:我想用刀划拉让他们躲开我好跑开,打得我实在受不了了。”

2009513笔录供述:“问:你用刀划拉他们是否想到会造成什么后果吗?答:我当时就是划拉着跑,当时也没想。”

可见,张某乙系在被殴打“实在受不了了”的情况下,才想起来通过“用水果刀划拉”的方式逃跑。这是一种典型的 “本能的自我保护”目的,而非“不法侵害进攻”的目的。

⑸、被告人张某乙的防卫行为属于法定的“无限防卫”的范畴,符合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

所谓“无限防卫”,又称“特殊防卫”,即《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关于该法条规定的“行凶”的概念,理论界的通说认为,是指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案件中能够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

本案,恰恰是王某为等人对张某乙群殴行凶过程中,危及了张某乙的人身安全,张某乙被逼无奈下采取自卫措施,即便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也符合正当防卫限度条件。因为:

①、从暴力程度上看。

首先,张某乙指认王某为等人有用铁锹、木棍殴打自己的情节。或者退一步讲,即便王某为一方开始没有持械殴打,那么王某为和林某平踹张某乙肚子的动作,也是足以致命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

②、从双方人数对比看。

人数对比是五比一,在张某乙被打倒在地挣扎、反抗的时候,其内心的危机感和恐惧感,与王某为一方心理优势感和无所顾忌产生鲜明对比。

③、从被殴打者的切身感受看。

如前所述,张某乙事后称:“就想用刀划拉让他们躲开好跑开,打得我实在受不了了。”可见,王某为等人行凶的程度之深。

所以,本案正确定性应该是:张某乙的涉案行为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不应负刑事责任。

三、关于一个设想:假如我是张某乙,我当时会怎么办。

这里,辩护人恳请今天在座的各位做一个简单的设想: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我们当时处在张某乙的处境——为躲避他人报复四处躲藏终究没躲过去,被他人踹在肚子上倒地不起,拳打脚踢甚至是木棍、铁锹的打击使自己抬不起头,只能挣扎再挣扎,这种绝望境地下想到自己口袋里揣着一把水果刀,那么这是面临连个选择:是任由行凶者继续残害自己还是本能地用刀自卫?

此时,如果我们真正把张某乙当活生生的人看待而不是当神看待,辩护人认为,答案显而易见。

最后,恳请法庭依法认定,张某乙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判决其无罪,以捍卫公民正当防卫的基本人权和公民人身权利不受非法侵害的基本法律原则!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河北省  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

                                  OO年三月二十六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