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亚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缓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7-01 22:05   110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张某亚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缓刑)
 

   

(张某亚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张某亚亲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参加庭审。庭前,辩护人依法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这里,首先辩护人代表被告人张某亚,对被害人罗某成的死亡表示遗憾和同情!无论怎样,生命的逝去总是一种悲剧。但是,恰恰这场悲剧本能避免却又最终遗憾地发生了。

那么下面,辩护人无意再对逝者进行任何负面评价,仅是为了还原真相和捍卫正义,而理性客观地履行辩护职责。

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亚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本案被告人张某亚的涉案行为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恳请法庭依法判决张某亚无罪!

一、《起诉书》对两处关键事实认定不清,直接导致定性有误。

1、第一处事实不清,案发的起因是双方发生争执,还是张某强、罗某成等人蓄意寻衅滋事?

辩护人注意到,《起诉书》将案发起因归结于双方“因制作玻璃桌面之事发生争执”。但是,辩护人认为,该认定表明公诉机关没有从整体上把握案发全过程,案发的真正动因是张某强、罗某成一方蓄意滋事报复。证据如下:

⑴、被告人张某亚的供述。

案发前,对方张某强已经电话“通知”张某亚一方要来店里滋事。

比如,张某亚在2010531日的笔录证实:“在电话里我听见我哥说那人:你当初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你现在为啥非得赖我们一块玻璃呢,有你这么办事的吗?后来我又听见我哥说:行我等着你。”

可见,事前张某强已经扬言滋事报复。

⑵、证人张某港的证言。

张某港作为案发前和张某强直接对话的证人,在201067日的笔录证实:“那个买玻璃的男子就说:行,你等着,我马上过去。……他从到我们店里直到离开,始终也没说过退玻璃的事,当时看样子是想要打我,并且还用手推我。”

可见,从案发全过程,张某强一方“退玻璃”是假,“滋事报复”是真。

⑶、证人韩海林、孙伟、游伟超的证言。

三证人同时也是案发现场的工人,均能证实:张某强等人进店后,骂骂咧咧,推搡张某港,想打张某港。

比如,证人游伟超在201067日的笔录中证实:那个买玻璃的人进门就想打张某港,被我们拉住了。

、证人张某强的证言。             

虽然,在卷中对方张某强等人的证言,关于案件起因都讲得很“委婉”,即张某强叫人去“退玻璃”。但是,至少证明张某强纠集了罗某成,共六人成群结队的去“退玻璃”。对方“退块玻璃”去一帮人,实际意图显而易见。

并且,证人张某强在其2010531日的笔录中还是讲了实话:“问:你为什么要带人去玻璃店?答:对方骂我心里有气,想退玻璃怕不给退,就叫他们去了吓唬吓唬他们,也想骂他们两句出出气。”

可见,综合以上证据充分证明事实真相:案发前,张某强已经将“合格”玻璃取走,后因电话的语言发生争执,使张某强怀恨在心,其又纠集包括死者在内众人以“退玻璃”为借口,到玻璃店里辱骂、推搡张某港,故意滋事。

也就是讲,案发的起因并非是双方发生争执,而是张某强、罗某成等人蓄意寻衅滋事,进行报复。

2、第二处事实不清,在张某亚将罗某成扎伤前,是否受到罗某成等人的不法侵害?

《起诉书》认定:罗某成将玻璃打碎后,张某亚即用被打碎的玻璃将罗某成扎伤。但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对案发全过程的认定,遗漏了关键一环,即死者率先用铁锤侵害了张某亚。证据如下:

⑴、被告人张某亚的供述。

关于在案发中,自己率先遭受到死者及其同伙的侵害的事实,被告人在卷中的供述始终如一。

比如,张某亚在201078日的笔录证实:“我们正说这话呢,这时候有个男的手里拿着一把锤子就朝我砸过来,我一躲正好砸我后背上,我再躲的过程中,又砸我腿上两下,……玻璃被砸碎后又有人从后面按住我,我抬不起头来,我挣了一下没挣开,然后就用手里的半截玻璃朝拿锤子的人的腿上扎了一下。”

⑵、证人张某港的证言。

证人张某港在201078日的笔录证实:“(拿锤子的人)从我弟弟左侧绕到我弟弟跟前,并用锤子朝我弟弟打过去,我弟弟一躲被打到肩膀处……这时买玻璃的人伸手朝我弟弟过去,我赶紧去拉买玻璃的人,这时我看见我弟弟弯着腰手里拿着玻璃朝前面一扎。”

该证明证实,张某亚于201061日入所体检时“右肩背部有划伤”,也与上述笔录相印证。

可见,综合以上证据充分证明以下事实:案发中,死者罗某成用锤子砸张某亚,同伙李志刚从后面按住张某亚,这种情况下张某亚才用半截玻璃扎伤罗某成。

也就是讲,被告人张某亚是在遭受到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本能自卫还击的。

以上,是公诉机关在实事方面认定存在的两处不清。那么,下面我们在厘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分析案件定性。

二、本案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也就是讲,所谓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过失致他人死亡的行为,即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而造成他人死亡的行为。

同时,从《起诉书》指控内容以及侦查机关附卷中的《办案说明》,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将本案定性为疏忽大意过失案件。

但是,本案从主客观两方面都不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

1、客观行为方面,张某亚不存在过失致人死亡的危害行为,其客观上实施的是正当防卫的行为。

无行为则无犯罪无刑罚,危害行为是任何一种犯罪的核心构成要件。本案,张某亚是否应被定罪处罚,关键取决于其实施的行为如何定性,即是过失致人死亡的危害行为还是合法行为。卷中有充足的证据证实:案发过程中,张某亚是在遭到罗某成、李志刚等人的铁锤击打等不法侵害时,为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其法律性质应当属于正当防卫。这一点,辩护人在这里仅进行简单阐述,在后文中再详细论述。

2、客观因果关系方面,张某亚的涉案行为和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首先,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是指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合乎规律的联系,是犯罪客观方面的一个主要内容,它反映了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我国刑法理论上,虽然对因果关系的表现形式存在“必然说”与“偶然说”之争。但是通说认为,刑法中因果关系表现形态应该是是必然因果关系。但是,本案恰恰不存在刑事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因为,根据唐山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之结论:死者罗某成应为在外伤引起出血、疼痛及情绪激动等因素作用下,导致其固有疾病发作死亡。

同时,该《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还分析到:死者左大腿创口较深,未发现有较大血管破裂,有一定量的出血,不足以致死。

可见,被害人的死因很明确,是其本身疾病——高血压病变。这一点,辨认人注意到,公诉方在《起诉书》中也是认可的。同时,《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中“不足以致死”的结论,也割断了张某亚导致的外伤“必然引发”罗某成死亡的关系。

也就讲,其死亡的结果与疾病之间存在必然的合乎规律的因果关系(即必然因果关系),而与被告人张某亚扎伤行为之间不存在必然因果关系。

另外,《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表明,情绪激动是“故有疾病发作”诱因之一,那么罗某成是否参加张某强滋事报复的事件、是否情绪激动,完全是其自己决定的,和张某亚无关。

如果公诉机关认为存在因果关系,那么请出示让人信服权威的科学的证据。

3、主观方面,张某亚不具备致人死亡的过失。

众所周知,过失致人死亡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其中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其中,疏忽大意的过失,是指行为人主观上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

那么,张某亚当时的心态是不是疏忽大意的过失呢?答案仍然是否定的。

因为,疏忽大意过失的主观内容,是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死亡的结果,但是因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换言之,疏忽大意过失对行为人的认识上的要求,就是有能力、有义务预见而未预见,即关键点有二:一是有无能力预见;二是有无预见的义务

本案,张某亚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预见:被害人会因病死亡。

⑴、没有预见死亡的能力。

①、从双方之间的关系来看,之前被告人和被害人并不认识,被告人不可能未卜先知预见到一个陌生人患有严重的高血压,且严重到致命程度。

②、从现场情况看,对于张某亚来讲,被害人当时是一个表面很健康、气势很冲、打架精神抖擞、情绪激动、处于绝对强势的陌生人,而张某亚自己则是受到铁锤的生命威胁,且被人按住弯腰挣扎却无法挣脱的弱者,在那种时间紧迫、气氛紧张的环境中,张某亚显然不可能预见“扎伤陌生人会导致对方高血压病变,病变又导致该陌生人死亡。”

③从全程时间看,在场人员均证实:从玻璃被砸碎到伤人,前后时间不超过一分钟,如此紧迫的时间,张某亚主观上除了能下意识地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预见“扎伤陌生人会导致对方高血压病变,病变又导致该陌生人死亡。”

④、从职业角度看,张某亚的职业不是医务人员,没有专业知识能力和背景去预见一个陌生人是否患严重高血压疾病。

⑤、现场对话来看,包括死者本人、死者的朋友在内,没有任何人提醒被告人“被害人有病或可能有病

⑵、没有预见病发死亡的义务。

如前所述,案发过程是张某亚在受到不法侵害时,本能地保护自己。所以,在张某亚受到铁锤攻击、急于脱身却又无法脱身的情况下,再苛求张某亚有预见“不法侵害的实施者可能病发死亡”的义务,则属于标准过于苛刻。

如果,公诉机关认为当时张某亚有义务预见到“死者可能会因为冲突引发病发,再由病发导致死亡”。那么辩护人请求公诉机关明示:一个公民在那种情况下,到底怎么做才能既保护自己又不会伤及不法侵害人?

也就是讲,如果法律用一个“活生生的正常人”的标准去考察张某亚,而不是用“神或超人”的标准去苛求张某亚,那么法律也就不会强行认定张某亚具备或者应该具备这种超自然的预见能力!

所以,在张某亚客观上没有实施危害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主观上没有过失的情况下,试问如何追究其过失致人死亡的责任。

三、本案,张某亚的涉案行为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不应负刑事责任。

关于正当防卫的概念,我国法律有明确规定。《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从制度设计的角度看,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一种重要权利和手段,也是基本人权的范畴,其目的是保障公共利益及公民的合法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

根据法律规定,正当防卫有五个构成条件:

第一起因条件,存在具有社会危害性和紧迫性的不法侵害行为;

第二时间条件,正当防卫只能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之时实行,不能实行事前防卫和事后防卫;

第三对象条件,正当防卫只能针对不法侵害者本人实行,不能及于第三者;

第四主观条件,主观上必须出于正当防卫的目的;

第五限度条件,正当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具体分析本案,被告人张某亚的涉案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的五个构成要件。

1、被害人罗某成等人攻击张某亚在先,符合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

如前所述,案发真实过程是,张某强带领死者等人到张某亚店里寻衅报复时,在死者罗某成用锤子砸张某亚,同伙李志刚从后面按住张某亚的情况下,张某亚才用半截玻璃扎的罗某成。

所以,从起因上看如果没有罗某成用铁锤砸张某亚的行为,如果没有李志刚按住张某亚的行为,本案悲剧本肯定不会发生,这是不争的事实。

2、在罗某成等人率先侵害张某亚的过程中,张某亚实施自卫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

案发当时,李志刚从身后按住张某亚,死者罗某成正在用铁锤咋张某亚,张某亚实施了防卫行为。可见,罗某成对张某亚人身安全的威胁是现实的。

3、罗某成不法行为的实施者,符合正当防卫的对象条件。

4、主观上看,被告人张某亚伤人是出于保护自己免受不法侵害的目的,符合正当防卫的主观条件。

关于案发时自己的主观想法,被告人张某亚供述始终如一:

比如,在其第一份《讯问笔录》即2010531日笔录供述:“问:你在扎他之前你是怎么想的?答:我开始就是想吓唬他,别让他靠近我,后来他把玻璃打碎之后还朝着我过来,我就下意识拿玻璃捅了过去”。

可见,张某亚当时的意图正是典型的 “本能的自我保护”目的,而非“不法侵害进攻”的目的。

5、被告人张某亚的防卫行为属于法定的“无限防卫”的范畴,符合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

所谓“无限防卫”,又称“特殊防卫”,即《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关于该法条规定的“行凶”的概念,理论界的通说认为,是指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案件中能够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

本案,恰恰是罗某成用铁锤砸张某亚血肉之躯的行凶过程中,危及了张某亚的人身安全,张某亚被逼无奈下采取自卫措施,即便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也符合正当防卫限度条件。

四、关于本案的正确定性,恳请法庭注意两点细节。

另外,提醒法庭注意两点细节,有助于本案的正确定性:

第一,                死者本人对于其患有严重高血压的病情应该是明知的,其对自己可能会病发死亡的结果具有遇见的能力和义务;

第二,                在上述明知的情况下,被害人帮助张某强到被告人店里寻衅滋事报复,并率先用铁锤攻击张某亚

五、关于一个设想:假如我是张某亚,我当时会怎么办?

这里,辩护人请求今天在座的法官、检察官及所有庭审人员做一个设想:假如我们在座的诸位当时是张某亚,在有人带领一帮人到自己店里滋事时,对方一人从后面控制住你、另一人从前面用铁锤砸你身体的情况时,该怎么办,会怎么办?

如果我们一般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么,何以苛求张某亚应该像上帝去做的更完美、更合理?

最后,虽然我们要面对司法实践中无罪判决率较低的现实,虽然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是种悲剧值得同情,但是本案指控被告人张某亚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本案属于正当防卫,恳请法庭依法认定张某亚无罪,作出能够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公正判决!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唐山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

                                  OO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