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某职务侵占案(认定从犯获轻判)
来源: 梁某职务侵占案(认定从犯获轻判)   发布时间: 2013-06-30 23:28   102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梁某职务侵占案(认定从犯获轻判)
 

   

(梁某涉嫌职务侵占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  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梁某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梁某具有从犯、自首和立功三项法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同时具有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积极退赃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希望合议庭综合考虑,对其从轻处罚,客观量刑!

一、本案,被告人梁某起次要作用、辅助作用,系从犯。

梁某的从犯情节,体现在四个方面。

1、案件初始阶段,梁某不是犯意的提起者。

通过各被告人供述,尤其是被告人张某平的供述,证实两点:

第一点,“采取重复过磅、虚报水洗煤的方法骗取公司货款”的犯意,最初是由被告人张某平提出的,且是分别向白某喜、万凯某和梁某提出的;

第二点,犯罪具体方案的敲定者是张某平和白某喜,二被告人商定了具体方法、操作过程以及“三七开还是五五开”的赃款分配方案。

相比之下,梁某在犯罪共谋方面的表现,仅仅是接到张某平的“提议通知”默许认可,其既不是犯意的提起者也不是具体方案的谋划者。

2、从案发过程看,梁某属于起辅助作用的帮助犯。

所谓帮助犯,是指共同犯罪向实行犯提供帮助使其便于实施犯罪,或者促使其完成犯罪的人。帮助犯是从犯的一种,通常表现形式是为实施共同犯罪提供方便、创造有利条件、排除障碍等。
本案,案件具体过程分为以下几步:
第一步,张某平和白某喜在空白过磅卡上填写虚假车牌号;
第二步,白某喜指示司机重复过磅、回皮;
第三步,张某平和白某喜按照重复过磅磅单的数据,再虚构数据填写红联小票;
第四步,张某平将复磅红联小票,交由梁某或其他人,再转交公司会计报帐。
可见,犯罪过程的前三步,即虚构过磅卡、复磅和虚构红联小票,是关键和核心,而梁某涉及的第四步即“转交”红联小票的行为则只是顺理成章的机械动作,且梁某只上交了15车小票,部分红联小票是由同事薛占廷所上交,其仅仅是为张某平和白某喜之前的欺骗行为的得逞,提供方便和帮助。
另外梁某属于帮助犯,从张某平的笔录中也能得到印证,其多次供述:“我们组接货的时候一般是梁某从司机收取红联小票,所以梁某得跟我一起干这事,否则多开出来的红联小票就无法上交我公司。”

3、从所处地位看,梁某是听从于张某平指挥的角色。

这一点,在梁某和张某平的笔录中,均有详细供述。比如,在张某平2011120日笔录中,其供述:“我找到梁某,我说:二次过磅,到时过磅时我领着车过去,你在货场正常收司机红联小票就行,最后我把复磅后自己填的红联小票给你,你再报到公司就行。”

同时,梁某在笔录中也多次供述:“因为张某平是老人,所以都由他说了算数,我也听他的。”

可见,梁某在本案扮演的角色,是听命于张某平安排的配角。

4、本案,梁某和万凯某在案件中的地位和作用基本相当。

这一点,可以在卷中两方面得到印证。

一方面,是从张某平分配赃款的主观心态看,其分配给梁某和万凯某各10万元均系“封口费”,以防止梁某或万凯某向公司泄露或告发复磅之事。

另一方面是,卷宗中,侦查员在核实九次复磅的具体过程时,基本上是通过比对张某平和白某喜的供述加以核实,可见梁某和万凯某对案件具体过程均涉足不深。

综上,梁某在案件中起到的是次要、辅助作用,当认定其从犯情节。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8  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是否实施犯罪实行行为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50%;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梁某的从犯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二、被告人梁某“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应认定为自首。

被告人梁某的自首情节,通过两组证据可以证实:

第一组证据,《案件来源》和《抓获经过》。

20101119,派出所出具的《案件来源》记载:“201011190时许,港散货物流中心监察大队警冀JC6811、冀JE8053两辆货车在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磅房多次过磅,十分可疑。东环路派出所民警接报后立即赶到现场进行调查。”

该《案件来源》证实,本案警方最初介入时,并未发觉被告人的罪行,而是因被告人重复过磅、形迹可疑,警方才调查询问被告人梁某等人的。

20101119,派出所出具的《案件来源》记载:“我所民警于201011191545分在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T305库将梁某口头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

该《抓获经过》证实,最初警方对被告人梁某所做调查属于“一般性排查询问”。

第二组证据,被告人梁某、张某平、白某喜、万凯某最初到案时,警方录取的四份《询问笔录》。

比较四份笔录,可以证实以下事实:

第一是笔录形式,四份笔录录取的形式都是《询问笔录》,而非《讯问笔录》,可见警方最初的调查是“一般性排查询问”,并未将四人直接列为刑事犯罪嫌疑人。

第二是法律依据,传唤询问的法律依据,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

(附法条:“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公安机关应当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知被传唤人。对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人,可以强制传唤。”)

第三是供述时间,张某平第一份笔录,录取的时间是201011191545分至1710分,在该笔录中张某平并未供述罪行;白某喜第一份笔录,录取的时间是201011190101分至0207分,在该笔录中白某喜也未供述罪行;万凯某第一份笔录,录取的时间是201011191624分至1723分,在该笔录中万凯某供述罪行,但供述时间晚于梁某;而梁某第一份笔录,录取的时间是201011191607分至1733分,在该笔录中梁某如实供述了全部罪行。可见,被告人梁某是因复磅可疑受到到传唤询问后,最早如实供述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1998)8号)的规定,“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属于自动投案。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60号)的规定,“(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属于自动投案。

因此,综合以上事实和法律规定,被告人梁某在司法机关未发觉自己的罪行、未确定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因复磅形迹可疑受到司法机关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应认定为自首。

那么,根据《刑法》第67条第1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4、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梁某的自首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三、梁某具有向侦查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的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预审支队2011221出具《情况说明》显示:“犯罪嫌疑人梁某主动揭发其在武汉港工作期间他人的犯罪行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60号)的规定,“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证明被告人自首、立功的材料不规范、不全面的,应当由检察机关、侦查机关予以完善或者提供补充材料”。庭前,辩护人已经向法庭申请调查取证,以查实梁某举报的案件进展情况。

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5、对于立功情节,综合考虑立功的大小、次数、内容、来源、效果以及罪行轻重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1一般立功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所以,请求合议庭考虑梁某的立功情节,对其依法从轻量刑。

四、本案部分犯罪数额属于未遂,应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认定,虚报水洗煤的25车总价值是169万余元,其中8车货款计56万余元未支付。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所以,涉案数额中未支付的56万余元,属于部分犯罪未遂。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101日起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6  对于未遂犯,综合考虑犯罪行为的实行程度、造成损害的大小、犯罪未得逞的原因等情况,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

被告人梁某等人积极退赃退赔,全部赃款最终如数退还被害单位,未给被害单位造成实际损失,案件的社会危害性有限。

本案,梁某等被告人到案后,主动交代赃款的去向,并积极配合侦查部门进行退赔退赃。最终涉案侵占的113万余元分毫不差地退赔给被害单位。这说明,被害单位的实际损失得到完全弥补、案件社会危害性较小,也说明包括梁某在内各被告人良好的态度和较小的恶性,请酌情予以考虑。

六、被告人梁某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

件”,应从轻处罚。

到案后,被告人梁某就始终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并且,在整个刑事诉讼期间,梁某都能配合办案单位的调查、退赃甚至是举报检举的工作,足见其良好的认罪悔罪态度。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七、被告人梁某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较小。

应该讲,梁某涉案除了其自身的罪责外,也存在被害单位监管机制存在漏洞的原因,案发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属于偶犯。

同时,案发前梁某并无前科,有正当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案发时也只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一年,社会经验的缺乏和自我约束能力较弱是其涉案的主观诱因,所以其属于初犯。恳请法庭考虑该情节,可以适当缩短对其宣告刑的刑期。

最后,请求合议庭综合考虑,被告人梁某具有从犯、自首、立功法定情节,以及初犯偶犯、认罪悔罪、积极退赃等酌定情节,希望合议庭综合考虑,对其从轻处罚,客观量刑!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  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

                                  O一一年四月十四日

 
在线律师咨询
 
QQ  律师咨询1
QQ  律师咨询2